音乐剧卡兄卡弟开始唱——《卡拉马佐夫兄弟》

海狸牧师和忧伤的教堂 2020-08-06 07:07:24

音乐来自于法国音乐剧《巴黎圣母院》,人家有版权,故而我的创作行为只是自娱自乐。

故事来自于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

歌词和舞台提示全是我写的!



曲目一:开场歌(吉普赛人)

 

舞台深处的黑暗中传来合唱声:

在遥远的大地

有一群人民

他们相信上帝

爱他们自己

 

索菲亚·伊凡诺夫娜穿紫罗兰色长裙,缓缓来到舞台,漫步徘徊

俄罗斯人

你是否有一个身份

俄罗斯人

我们在这里生存

俄罗斯人

俄罗斯人

苦难中长大成人

 

走动,双手合十状:

俄罗斯人

俄罗斯人

只能祈求——他的神

我将生下两兄弟

还有长子归前妻

每一个都性情不一

在卡拉马佐夫家里

在卡拉马佐夫家里

伊凡阿廖沙相依

长子叫德米特里

风刮到每一人家里

风催我肆意地来去

风催我肆意地来去

俄罗斯人

只在折磨中才生存

 

痛苦地轻轻晃动头颅:

俄罗斯人

我想逃出我家门

俄罗斯人

俄罗斯人

为何要有我的神

 

狂呼呐喊:

俄罗斯人

俄罗斯人

神会杀了——他的罪人

 

忽然流露出疯子的神秘笑容:

一切都不会再失去

一切都像一场游戏

一切都非常的欢喜

很欢喜!

他将死在他罪孽里

他曾让我死在罪里

因果循环的这道理

好道理!

 

歇斯底里提高调门:

在我——

一生之中

只有苦痛

令人发疯

我的——

孩子最终

也要苦痛

请别发疯

 

停顿:

俄罗斯人

只有疯狂者才能生存

 

双手合拢拥向观众席状:

俄罗斯人

让我拥有一个神

俄罗斯人

俄罗斯人

神要照顾他生存

俄罗斯人

俄罗斯人

 

渐渐变得安慰地:

神会安排我们人

——神要爱——他的人

 

场景灵感:“夏天一个寂静的晚上,从打开的窗户射进了落日的斜晖——斜晖记得最真切。屋里一角有个神像,前面点燃着神灯,母亲跪在神像面前,歇斯底里地痛哭着,有时还叫唤和呼喊,两手抓住他,紧紧地抱住,勒得他感到疼痛;她为他祷告圣母,两手捧着他,伸到神像跟前,好像求圣母的庇护。……突然,奶娘跑了进来,惊慌地把他从她手里抢走。真像一个画面!阿廖沙马上就能想起母亲的脸来:他说据他的记忆,那张脸是疯狂却又很美丽的。”

 

曲目二:卡拉马佐夫自白(非法移民)

 

老卡拉马佐夫上台,举止像只疯狂跳动的硕大虫子:

公元一世纪

在那时候

耶稣和我都

被看守

他却从不在十字架清数

铁钉

铁钉

 

看不见的合唱加入:

底下所有人

都在笑

他们不要耶稣

要强盗

这个强盗是作恶多端

可他!

更好!

强盗就是我

耶稣换来了我

我热爱着女色

我不太愿生活

但我要生活着!

我永远要生活!

我要!

我要!

我也许快死了

我又在活

我害的人多

我还在活!

我默然地杀人

可是我!

要活!

 

渐渐变得歇斯底里:

我娶来一个人

私奔来的女人

她有我没有的!

她有的是灵魂!

她再一次私奔

她离我而转身

多可笑的灵魂!

灵魂!——

 

如小丑般继续舞动:

我笑我愚蠢

也笑别人

我只爱我身

不爱别人

我还要一个人

要女人

我要什么?

要女人

 

停顿,合唱队呢喃着,他唱:

要女人

我要女人

 

他发狂地唱:

我再娶一个人

她不私奔

我殴打着她身

直到凌晨

她发疯的时分

真吓人

(爆发)她死而不复生!

没灵魂!

我绝不为她哭

那死人

耶稣你正眼看

这是人!

我是一个!

世间的人!

我不曾悔过也不曾迷恋

世人!世人!

我只是一个

平凡的人

谈不上灵魂

我只是人

耶稣你正眼看

这就!

是人!

是人!

是人!

——是!——人!

 

曲目三:格鲁申卡的出场(爱斯梅拉达你知道)

 

酒徒合唱,老卡拉马佐夫也在其中,表现格外踊跃,缓慢而沉醉地唱:

格鲁申(爆发般地叫出)卡——

我早听说

你的骄傲

你的美丽

 

拖长声音:

你被人抛弃——

失去你(抛高音)的童贞——

 

格鲁申卡上场,被围拢在男人中,看似镇定高傲脚步却有一些跌撞:

而在小酒馆里

被我们拥挤

 

酒徒们停顿。又倾身向前,拉长身体并唱:

男人全需要——

你给的拥抱

你是一口泉

你是一口井

 

德米特里从舞台角落上场,明显被歌唱吸引,拥过来,想看热闹,酒徒们再次拖长音调:

永远不要遗忘——

你过去的羞耻——

只有这样

你才肯抛下自尊,放肆地出卖你的身体

 

德米特里突然站出:

让我来看她一眼!

 

曲目四:德米特里和格鲁申卡对唱(你双眸的光明)

 

格鲁申卡骄傲而慵懒地踱步:

现在这位男人

你有什么灵魂?

你不过是一个凡人

混杂人之中

 

德米特里:

我是一个平凡的人

我是一个贪婪的人

来这里只为酒的芳醇

却爱上了你

 

格鲁愤怒和狂傲地:

你的父亲像——你一样的天真

以为用金钱

就可收买我身

 

米卡彰显出同样狂怒的火焰:

我绝不和他像——不是一样的人

我对你的热爱

是青年的热忱

 

格鲁冷蔑地绕开:

他曾经也这样

 

米卡追上:

谈吐

 

格鲁:

他曾经也这样

 

米卡:

嫉妒

 

格鲁激动地走开:

曾经也这样骗走了,我的灵魂

 

米卡用手指着阴影中,人群里自己的父亲,唱:

我绝不和他像——不是一样的人

我是一个男人

我有铁的自尊

 

格鲁冷笑走上前拍去米卡的手,自己指窗,窗里一男人对她飞吻,又迅速抱起别人上马离开:

我的初恋像——你一样的热诚

而十年已过去

我早失去童贞

 

米卡:

我求你敞开心门

 

格鲁:

绝不

 

米卡:

我求你敞开灵魂

 

格鲁:

糊涂!

 

米卡:

为我们还能紧握,这份青春

 

间奏响起,两人各自徘徊,仰望星辰,头戴星星做成的皇冠,直到最后两人合唱:

我们是尘世的男(女)人

我们是糊涂的男(女)人

我们是闯荡的男(女)人

我们纯真

我们是有罪的男(女)人

我有灵魂

我们有灵魂

 

曲目五:德米特里和父亲对白(宿命)

 

老卡:

你难道和我争抢

你这豺狼?

 

米卡:

我已爱上她

绝不让步

我为她疯狂!

 

老卡:

我是你父亲!

你的良心!

 

米卡:

你不算父亲!

 

老卡:

你没有心!

 

米卡(唱):

我请你想一想

过去的时光

我从没得到过

父亲的教养

 

老卡:

那已成灰烬!

滚开!

 

米卡:

我为自己打算!

我们一样!

 

老卡(唱):

你不会有金钱!

更不会成功!

 

米卡:

美女爱情郎!

而不是你!

 

曲目六:围观的人群看见这一切,议论阿廖沙(巫婆)

 

激烈音乐起

人群中一人,为拉基金

拉基金带头唱,指点状,众人跟着他张望:

你们看一出好戏发生

父亲竟爱儿子的女人

他们要为了她而竞争

要尸骨无存

为美丽女人

自古来美人可真是死神

 

众人跟着合唱:

只可怜那阿廖沙

他根本还没长大

却要目睹他亲兄杀了亲爸

 

停顿,说:

可怜啊

 

继续唱:

我们要把它告诉阿廖沙

他是唯一信神的人,在他的家

 

声音升高:

可怜这阿廖沙

他将要堕下!——

 

佩西神父从舞台后面站出来,阻止众人的歌声:

请不

不要再议论这凄惨一幕

这只会让虔诚的人更加痛苦孤独

这不是天父

这不是天父!

 

人群知趣散去,神父绕过摆在舞台最后头象征修道院大门的屏风,来到院中

 

曲目七:阿廖沙的祈祷(圣母)

 

观众的视野随着佩西神父的脚步,由修道院外的人群转向修道院里

佩西神父正如往常一样执行日常事物,提灯走进暗中

这时,我们看到了阿廖沙——他正以纯洁迷茫的眼神,逡巡过修道院走廊和四壁神圣的画像

灯突然黑了

他回过头,看见幻影中出现了母亲,索菲亚·伊万诺夫娜独唱:

万能的神

求你(叹息)啊

守护我的阿廖沙

他是

 

声音提高,一束光打在阿廖沙身上,令他站的地方更为明亮,他加入伴唱:

一个

不被母亲

陪伴着

长大的

幼小灵魂

我的灵魂

在阴间祷告

求神开恩

蒙住

他眼

别让他看到罪孽

 

光熄灭,阿廖沙在黑暗中消失,索菲亚独唱:

万能的上帝

你从不会欺骗一个女人

万能的神

你难道抛下我

这可怜的女人

我只能(停顿)

在阴间为他祷告

 

阿廖沙再次加入伴唱:

万能的神

你从不抛下任何一个人

我在灰尘

跪求你开恩

别让阿廖沙沦为这世界

最苦最苦的人……

 

曲目八:德米特里遇见阿廖沙(我感到我的生命摆荡)

 

灯全部亮起

阿廖沙从自己的心灵世界中醒来,他看到修道院门外,急匆匆掠过一个人影

是他自己的兄弟,米卡,他急忙追上前去

阿廖沙对米卡:

你要往哪去?

我的兄弟?

米卡叹息般温顺地垂下眼帘:

找一位淑女

要向她借债

我的情人

我以前的人

 

曲目九:卡嘉上场,她移情别恋爱上伊凡,格鲁爱上米卡(马上骑士)

 

卡嘉第一次出现,她是个美貌不下于格鲁的高傲美人

她穿鲜艳的金色服装,格鲁穿红色

卡嘉唱:

我看见一个灵魂

一个可能撒谎的人

他走近我的城门

要用爱情交换童真

 

格鲁在远景,被照亮,加入伴唱:

我知道代价很深

还是渴望一直投奔

或直到泪眼纵深

才去仰望那星辰

 

合唱:

我们相爱的时分

世界变得无穷认真

沉重的新的责任

让我的心像关了灯

让我的心像开了灯

让我的心变深

 

卡嘉:

我放手让他出门

看着他为钱所困

他神情中的皱纹

他爱上别的女人

 

格鲁主唱,卡嘉伴唱:

我爱上别的男人

这世界的定律

 

米卡上台,卡嘉独唱:

他卑微的那眼神

让我骄傲忘了自身

我不再有个主人

可我为什么还犯昏

像熔化的蜡烛灯

我的心在无穷翻滚

我知道我是一个人

我不是一朵尘

我不是一个神

我是一个女人

 

卡嘉和米卡合唱:

我是一个女人

我是一个女人

我的心在变深

灵魂却

下沉

 

曲目十:卡嘉和伊凡独处(腓比斯之名)

 

卡嘉:

方才来的那个男人

是我变了心的情人

 

伊凡:

为什么将它告诉我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卡嘉:

我需要向你来提问

 

伊凡:

你既然肯慷慨解囊

我不妨也有话要讲

他就是我的兄长

 

卡嘉:

我想显出高贵身份

我不在乎他的忠贞——

这是我在撒谎

 

伊凡:

我知道你有的自尊

既然你曾失身于人

 

卡嘉:

可他却爱别的女人

 

伊凡:

他会为了他的女郎

把你的金钱献上

 

卡嘉:

可他要脸面无光

 

曲目十一:卡嘉和格鲁的自白(君似艳阳)

 

卡嘉:

伊凡走时很气愤

他的面容很阴沉

我想他已爱上我

可是爱情却不可能

 

格鲁上台,独唱:

米卡来时真沉稳

他有钱就有身份

可怜!

可恨

 

卡嘉:

他不知我的苦闷

我曾为父去求人

遇到米卡我情人

我跪下来求他开恩

之后同床又共枕

他敬畏我的精神

真冷

真温

 

格鲁:

米卡迟早去杀人

对他父亲挥刀刃

他眼中只有爱恨

他不再是理智的人

 

卡嘉加入伴唱:

女人爱时真愚蠢

男人的爱更为深

我们为爱而葬身

小爱神

 

曲目十二:伊凡的挣扎(撕裂)

 

伊凡:

在毁灭

我的家族现在正在毁灭

我灵魂它毁灭

我希望它毁灭

我连恨都毁灭

我更决绝

在毁灭

这个世界的信仰在毁灭

最好让它毁灭

现在就要毁灭

消失一切

我能摈弃一切

我母亲

光明得如神

我父亲

只是个恶棍

他对她

可真够残忍

她已经发了疯

她已毁灭

 

背景中寓言故事里“亚伯该隐”的搏斗:

在毁灭

我的兄长现在正在毁灭

我也跟他毁灭

我要跟他毁灭

我要将他撕裂

他的一切!

 

背景中寓言故事里“夏娃”正摘毒苹果:

在毁灭

我爱的人现在正在毁灭

她是渴望毁灭

她因自尊毁灭

她要撕毁一切

我也毁灭

是上帝

造就这一切

是上帝

惩罚这一切

是上帝

让我经历一切

我的心有鲜血

眼睛流血

在毁灭

我希望我不要再毁灭

我能解决一切

我能改变一切

我能否定一切

我的一切

哦!

 

徘徊许久后继续唱:

在毁灭

我不想再毁灭,可再毁灭!

我可能被撕裂

我要我能毁灭

我要我被解决

我要解决

 

连续四声:

在毁灭!

在毁灭!

在毁灭!

在毁灭!

 

痛苦地抹了一把汗水:

在毁灭!

为何要我来原谅这一切

像婴儿被撕裂

母亲却要谅解

怎么能够谅解?

让它毁灭!

 

呐喊:

在毁灭!

在毁灭!

 

长声呐喊:

在毁灭!

 

曲目十三:三兄弟归家(爱之谷)

 

紧急的音乐响起

三兄弟一同从各个方向奔向舞台,聚在一起,同声齐唱:

我要踏上回家之程

面对未知的下半生

那是我的未来还是过去它正喑然作声?

 

米卡从三人中向前踏一步站出,单独唱:

我继承父亲的灵魂

却拥有自己的身份

使我和他同爱同恨同恨一人同爱一人

 

三人继续合唱:

我要踏上回家之程

这是我世界的一程

隐藏在我血液之深

或在我最冷的眼神

我听到列祖的骨骸在那孤坟瑟瑟作声

 

伊凡拉过米卡,两人面对面,伊凡唱:

我和你父亲同一人

 

米卡唱:

他像个最邪恶的神

 

阿廖沙插入,执拗而长久地别过脸,迎向自己的哥哥们,唱:

可我只信光明的神

我知道父亲只是人

纵然他犯罪有多深他只是人他有灵魂

 

伊凡失神地笑,唱:

别管那天上的善神

 

突然激怒地:

他从不过问我生存

 

走近米卡,拿起刀,挽起他的手:

让我们屠杀那恶神齐心合力毁了他们

 

米卡接过,紧接着唱:

去一座没火焰的坟

孤独在那里头丛生

黑暗在那底下横亘

 

伊凡加入,和米卡合唱:

这就是家族的灵魂

生来就是为神所惩为人所恨为魔所困

 

阿廖沙温柔地试图规劝:

可我只信光明的神

他才是唯一的永恒

你看那枝头的绿叶被光所吻多么繁盛

 

伊凡紧接着反驳:

它只在春天才生存

从来不见闻于冬风

这就是我们啊凡人!不能生存就得沉沦

 

三人合唱:

我要踏上回家之程

这是我世界的一程

隐藏在我血脉之深

或在我最热的眼神

我听到列祖的刀刃在那墙上瑟瑟作声

它逼迫我踏上归程

像宿命制定了旅程

再没有其余的可能

我只有唯一的肉身

就像那枝头的绿叶春天繁盛秋天沉沦

 

三人手挽手:

我要踏上回家之程

我要走进命运之轮

 

音乐结束

 

曲目十四:伊凡怂恿斯麦尔加科夫(影子)

 

充满危机感的音乐响起

斯麦尔加科夫出现,抓住本要随兄弟们一块离开舞台的伊凡,伊凡站住,他唱:

请站住

小伊凡!我知道你的学问够高深,容我问

是否人

有信仰只是愚蠢,人只需要去生存

我想杀人

所有的人

只除了你

我的偶像!(抛高音)

 

伊凡:

你别想!

如果杀人

你也要沉沦

怎能不被严惩?

不过,

我理解你的想法

如果不一定严惩……

 

斯麦尔加科夫:

我就一定要杀

我可以杀!

没有上帝的话,

我要杀他!

得到这个家!

杀他!

杀!

 

曲目十五:老卡拉马佐夫出现(弗罗洛的邀请)

 

台上主仆两人正在激辩

老卡:

斯麦尔加科夫,你敢和我说话?

你只是仆人,你没王法!

 

斯麦尔加科夫:

我不是你仆人,我是你的儿!

我理应被尊重,我的父亲!

 

老卡拉马佐夫冷酷地打断:

请你忘掉你的话!

你是蠢女人的孩儿

我强暴她才将你生下

可惜她早死了

 

轻蔑地看了斯麦尔加科夫一眼:

你这傻瓜!

 

曲目十六:斯麦尔加科夫的独白(被遗弃的孩子)

 

老卡拉马佐夫恼怒地挥袖走开

斯麦尔加科夫被扔在原处,光线暗下来了,只有角落里熹微的一些光洒在他身上

他痛苦地独自唱:

我是最贱的人

我是最坏的人

好比一个奴隶

像出生在井里

你们置之不理

各自奔往前程

可惜!

你们不懂命理

贵族轻视奴隶

我懂人的心理

我会杀了上帝

我会改变宿命

只有伊凡你懂!

怜惜!

 

站起深情地唱:

请爱我吧

哪怕

一次就够了啊

我为你举起刀

我只相信你……

 

背景声伴随着唱:

啊……啊……啊……

 

停下念白:

只要没有上帝

凡事可为……

我要为了你

去杀死……

 

唱:

我要为了你去杀

你的父亲!

我的父亲!

 

曲目十七:听到动静的众人和佐西马(我的乐土,我的巢穴)

 

佐西马:

是什么声音?什么光景?

我想我听到,痛的声音?

 

佩西神父:

那是卡拉马佐夫的宿命

 

神父叹息:

那是他家中暗怀隐情

 

佐西马:

他只因为罪

他只拥有罪

他只拥抱罪

他只能犯罪

如果能赎罪

如果能忏悔

上帝绝不会

将他放手去

 

格鲁申卡:

我最知道你,我的圣人

你是我看过,最善良的人

我们的痛不是你的错

人在天堂会更好生活

 

佐西马:

他只拥有罪

他只能犯罪

他只能赎罪

正如我的罪

谁要能定罪

谁将更有罪

不能够无辜

人才能宽恕

 

停顿,从黑暗中冒出杀人犯的鬼魂,朝向佐西马,和他面对面同声合唱:

我想向你忏悔我的错

我险点——

 

杀人犯呓语:

杀了你

 

同时佐西马唱:

毁了你的生活

 

佐西马、佩西神父、格鲁申卡合唱:

他只拥有罪

他只能犯罪

他只能赎罪

正如我的罪

谁要能定罪

谁将更有罪

我们要忏悔

过更好生活

 

格鲁申卡独自呜咽并清唱:

呜,呜呜

过更好生活

 

曲目十八:佐西马讲起故事(她在何方)

 

佐西马:

我想起一件事

改变了我这一辈子

 

阿廖沙:

请你告诉我这件事

我也想被改变求你说

 

佐西马回忆、怀念:

它在多年以前

它在我心间

 

声音转为抒情,背景中众人伴唱:

我爱他——

他将别人杀

我不认识他

可是我爱他

 

阿廖沙问,众人依然伴唱:

谁是他——

谁将别人杀

为何困扰你

我的佐西马

 

佐西:

那时我年轻骄傲残忍

正要决斗却感到了神

 

背景中一对决斗者涌现,是年轻的佐西马和仇敌,对方鸣枪,轮到小伙子却突然放下枪支

小伙子定睛怔怔地凝视着面前敌人的脸

敌人的面庞很惊奇,不知道为什么对手不开枪,这张脸的特写在投影仪上放大

佐西马回头凝望着背后这一幕

合唱队唱:

这是他——

不该将他杀

他也是人啊

他该有光华

 

佐西马出声,深情地唱:

我求他

停止决斗吧

他那么惊讶

我便离开他

 

他轻声念白:

我又遇到一个人

知道我放弃决斗

他就告诉我

他的故事

 

阿廖沙也念白,问:

是他杀了人?

 

特写中的脸熄灭,决斗的两个小伙子也手挽手走向后台

合唱队从背景走出,佐西马和他们手挽起手,面向观众,热情地大声唱;

我爱他——

他将别人杀

我不认识他

可是我爱他

可怜他——

本该有光华

他痛苦极了

求我救他

 

曲目十九:佐西马遇到的杀人犯(愚人庆典)

 

一群奔腾的灵魂合唱:

快去自首!快去自首!

 

“首”的音渐渐变成了杀:

快去自首!快去自杀!

 

杀人犯上场,看似混不吝但眼神炽烈如火:

这是我的罪

让我来做忏悔

我因为嫉妒而杀了我最爱的人

 

灵魂们:

快去自首!

快去自杀!

 

杀人犯面目凶狠:

我杀了她以后

偷她钱又逃走

拿钱只为盖罪,我不贪财,我不

之后一酒鬼

他为我顶了罪

被冤枉又大醉

他发高烧而死

 

灵魂们:

快去自首!

快去自杀!

 

杀人犯:

我绝不该犯罪,

我已经犯了罪,

我要自杀!

 

灵魂们一字字地念:

快!去!自!首!

快去自首!快去自杀!

快去自首!快去自杀!

快去自首!快去自杀!

 

杀人犯继续唱:

我杀人以后

过上我的生活

我娶妻生子,居然还有了工作

 

他顿住:

我该自首!

我该自杀!

我心肠实在硬

我不想死啊

 

爆发:

我不自杀!

 

继续唱:

可罪行不饶恕

它总让我痛苦

我真想能摆脱

下不了决心

直到我遇见你——、

放弃决斗的你

你知不知道我该选择,

 

杀人犯和灵魂一起问:

是要自首,

还是自杀?

 

佐西马:

你快去自首!

绝不要自杀!

不要自杀!

 

杀人犯:

你是否很失望,

我不敢去自杀?

 

佐西马:

不要自杀!

 

杀人犯:

你是否很失望,

我不敢去自首?

 

佐西马:

不要自杀!

快去自首!

 

曲目二十:伊凡偷听佐西马故事后的呢喃(夜之门)

 

诡秘而重复的音乐响起

偷听的伊凡在角落的暗影出现,怀疑又甜美地思虑着,唱:

原来这伟人

也有罪

罪更深

人们

真蠢

竟相信他是为了那杀(抬高声音)人——

的人

 

极度甜蜜又嘲弄地摇头:

不是,他是

为自己称圣

才让人自首(叹气)

哦,天

他是在

逼他人死去,正义?——

可我——

只怜惜

他!(声音变弱)

 

停顿:

一切终将

逝去

被忘记

只有下世纪

美人站在朦胧大地

我不知道她是谁

怎向她忏悔

怎将她追随

 

旋律转折:

像春的枝

坟前的绿叶

可是我会死

一旦

 

缓缓地最后吐出:

我满三十岁

 

冷笑着结束歌唱

这时黑暗中爆发出一声尖叫

 

曲目二十一:佐西马之死(诱拐)

 

旋律响起,女声开始伴随着旋律哼唱

佐西马突然平静地咽气

佩西神父颤抖着来到他床边,触碰,又退缩

旋律充满了危机感

大家确定佐西马已经死了,都哭起来

斯麦尔加科夫在不远处窗外看着这一幕,冷笑着唱:

他也有今天!

两脚一蹬上西天

 

拉基金凑上来,唱:

主恩仍蔓延

圣徒都不会尸变

 

斯麦尔加科夫嘲弄、得意地抬高了调门:

尸首最卑贱!

就算不尸变

谁会守他身边

陪他下阴间?

 

格鲁申卡听到喧声,从里间走出严厉地斥责:

休再多言

还那圣徒以他尊严

我们爱他

无论如何你要成全!

 

斯麦尔加科夫避开她走到一边,嚣张地唱:

我不在乎

你又何谈拥有尊严?

你是荡妇

已毁了我的家园

 

格鲁申卡被他的攻击击中软肋,不禁流露愧色,垂头深思起来:

毁了你的家园……

 

曲目二十二:阿廖沙知道佐西马死讯(大教堂时代)

 

人们奔走相告佐西马死去的消息

拉基金过来,俯在还一无所知、走向教堂的阿廖沙耳边,说了点什么

人们散去

光亮起,一束光打上阿廖沙

阿廖沙:

最初只有一座城

俄罗斯的城镇

城里的人信奉神

佐西马是这圣人

他曾救赎无数人

让心灵死而复生

如今他卧病在枕

将走向灰尘

我走出城门只见教堂崩塌

世界喧哗

万物都争刹那

我面对无限的天穹跪下

永恒的他!

我的大地,你在哪?

我向佐西马借问

询问我的下半生

他说你该有人生

离开教堂,这座城

我获得自由身份

我的心却像齿轮

不停转动,不停疼

什么是人生?

我走出教堂只见天空崩塌

世界嘶哑

大地上蝼蚁啊!

我看见永恒之下人崩塌

一切烧化

剩下灵魂在攀爬

 

声音渐高,背景中“人类之厦”耸起、出现:

我们握住心肝走进了大厦

人类之厦

先驱都要倒下

幻影中有一个人在喊啊

 

投影仪映出向王座拔刀的女人

(激发陀思妥耶夫斯基灵感的俄罗斯当时社会新闻,

一个暗杀权贵、却因有高贵精神被释放的女杀人犯)

她在背景里孤声叫喊;

拔出刀吧!

 

阿廖沙接着唱:

将它对准一刹那

 

女人在幻影里,阿廖沙在台前

两人虽相隔,但阿廖沙与幻影同时高举双臂,向斜对方展开,他俩做挽手状

合唱:

我们总要为世界取火啊——

向绞刑架

我看到命运啊

 

女声消失,阿廖沙独唱:

永远不能重来的苍天啊——

我曾攀爬

我爱这片大地啊!

 

最后,幻影中薇拉跟阿廖沙一起再一次大叫:

我爱这片大地啊!

 

曲目二十三:俄罗斯众人歌唱(定罪)

 

紧促乐声,打击乐逐步加紧

教堂外众人聚在一起,他们是各色各样的俄罗斯贫民

斯麦尔加科夫出来带头唱,背后是合唱队,伴唱:

老巫婆

恶寡妇

私生子

臭鳏夫

蠢女人

疯教徒

坏上帝

恶神父

他死了

永不复

再见吧

救世主

旧教堂

前地主

我不用

你救赎

我只要

我的路

走上路!

新的路!——

 

合唱队声音变大,集体做激动冲出、拼杀状舞蹈:

冲——向风中

冲——出牢笼,(爆发)之中!

冲——向风中

冲——进美梦,中

 

合唱队依旧伴唱,但声音变小

他们做散漫无序状徘徊和舞

斯麦尔加科夫继续带头唱:

好上帝

好神父

好教堂

好地主

不关乎

我抱负

全死了

永不复

再见吧

救世主

我不用

你救赎

你受苦

走你路

我发财

走我路

 

声音变高:

我只要

能走路!

走上路!

新的路!

 

合唱队再次激烈搏斗状起舞:

冲——向风中

冲——出牢笼,之中

冲——向风中

冲——进空洞,(爆发)之中!

 

众人集体齐舞,合唱:

我赌咒

我算数

我发财

我受苦

有礼物

没礼物

人世间

得走路!

我的路!

我的路!

 

曲目二十四:丽莎出场(审判)

 

灯暂暗,但不是全暗

舞台如转盘转动,由教堂外部转向内部,来到教堂中一个房间

灯亮时,我们看见,一个女孩正穿病号服坐在病床上,床前一座显眼的圣母像,她就是丽莎

斯麦尔加科夫高傲地站在她身边,凝视着她

斯麦尔加科夫:

我现在来质问你一事

你是否还配称少女矜持

 

丽莎仍坐在床上,捂住胸口,自证地说:

我的清白由疾病而来

我的卧床从不曾被世界败坏

 

斯麦尔加科夫很残酷:

你的纯白只不过是因病

不然也埋头冲向欲之井

 

丽莎忍不住腾身要起来,但还未起:

你凭什么能这样肯定?

 

斯麦尔加科夫极为挑衅而热烈地,伸出一根手指头,指向空虚中某处:

你看伊凡时,你的那双眼睛!

 

丽莎被击中了似的,喃喃自语,并下床,徘徊:

我不爱伊凡,

我爱阿廖沙

我只能嫁给阿廖沙

 

斯麦尔加科夫依旧唱,声音低而残酷:

别提阿廖沙

难道伊凡爱你吗?

 

说着,斯麦尔加科夫从上衣兜里抛出一张照片

丽莎还没将它拾起,就看到地上照片的内容

一束光打在照片上

与此同时,投影仪里现出照片中女人的脸:卡嘉

丽莎的脸色顿时变得痛苦而苍白,唱:

一定是他爱着那位卡嘉

 

斯麦尔加科夫压抑着自己的得意,绕着呆若木鸡的丽莎走:

你愿不愿意听他的真话?

他不信上帝却爱荣华

最高傲的女人才能吸引他

 

声音变得低沉:

他说了很多话,关于你

 

丽莎犹豫:

我该听吗?

我想听……

……走吧。

 

曲目二十五:斯麦尔加科夫带丽莎偷听(上刑)

 

斯麦尔加科夫带领丽莎走出房间,来到外面

外头是暗的,远远地站着伊凡和另外一人,似在交谈

丽莎屏息立住了,斯麦尔加科夫面朝丽莎,沉声耳语:

你来偷听

他的心和他的灵

他恨圣经

他以为他才是神明

 

歌声暂止

伊凡的话声从远处传来,急促地说着:

我从来不爱丽莎不知怎么惹了她……

她的信(停顿)——

已火化

我爱的是(突然顿住不语)——

 

丽莎听着一阵一阵颤栗:

听着伊凡说话的那人出声了,月亮掠过云,光照在他脸上

被照亮那人的脸就是阿廖沙

阿廖沙唱:

伊凡,真残忍!

 

伊凡一字一字地唱:

难——道——这——就——叫——做——残——忍——

 

丽莎忍不住在角落里轻呼,念白:

伊凡!

伊凡!

 

伊凡压根没听到丽莎的声音,他像忽然想起一事,凝神对阿廖沙说话,念白

投影仪上映出字幕,同如下词句:

今天,

我要说我真实的想法

关于女人

关于世界

关于神

你可以听一听,阿廖沙

它被我写在一个故事里

名叫,

《宗教大法官》

 

曲目二十六:伊凡讲宗教大法官第一段(佛罗伦萨)

 

梦魇或梦幻般的乐声,像纱幕一样织起

伊凡:

我的好兄弟

我最亲爱的你

有一桩事迹

发生在中世纪

 

声音变得柔和,露出梦幻般的眼神:

它是关于耶稣

你最爱的人

再次回到世界

可他却被拘——

 

伊凡拉高调门:

落到教皇手里

在那悲惨牢狱

听他轻声细语

说残酷真理

 

舞台暗角里有一人扮教皇上场,扯住阿廖沙肩膀,按住他,如对耶稣一样说话地对他说:

我最爱的上帝

知我为何捕你?

因为人不要你

没人要真理

 

阿廖沙向后退,连连摇头:

你不信奉上帝

这不是真理

 

“教皇”退去,伊凡傲慢又冷漠地道:

这只是桩事迹

未必真有意义

 

阿廖沙追上前,央求地仰向他,拦在他身前:

可总想这些

你怎能活下去?

 

伊凡极轻地摇头,退开,唱:

我也只要面包

 

伊凡咬牙:

我不要真理

 

伊凡再次提高声调:

和肉身之苦比

自由全无意义

我怎能信奉你?

全能的上帝?

 

阿廖沙反驳,站在他对立面,坚定地:

可人要上帝

高一切的真理

这才是意义

能让人活下去

 

伊凡:

空渡一生而已

 

两人挽手对观众合唱:

教堂即将过去

人来到世界里

自由成为规律

再不见真理

可如果有奇迹

人自由信上帝

他是否会快乐

还是痛苦下去?

 

伊凡:

宁可痛苦下去

 

阿廖沙:

你是我的兄弟!

 

阿廖沙所扮耶稣亲吻伊凡所扮教皇离开,夜幕沉沉垂下,掩住丽莎的颤栗

她哭着,和斯麦尔加科夫离开

伊凡一人留在原地,灯暗

 

曲目二十七:老卡拉马佐夫和疯僧费拉庞特(钟)

 

朦胧一束灯光投在舞台上,那是教堂外部:墙壁、大钟

佩西神父孤身一人,在舞台中央,迷惘地仰视上空,唱:

教堂钟在响!

一声声回荡!

佐西马已经死亡!

佐西马已经死亡!

 

众人组成的长队,在神父身后齐齐合唱:

却没有芳香,

腐臭荡漾,

灵柩散的是死亡!

灵柩散的是死亡!

上帝不爱他的身躯!

 

费拉庞特上场,这个疯僧手拄拐杖,疯疯癫癫地取代佩西神父,来到舞台中央

他缓缓启口:

我来——你们中间

为一真理

残酷真理

你们——真是天真

竟相信他

那佐西马

 

仰头绝望地吐息:

可他——

只是人——

只是人——

死的人——

上帝——自有审判

追赶人心

中的定断

 

老卡拉佐夫忽然到来,做个手势,将疯僧打断

众人排成的队伍顿时狂热地在他身后跟着加快的旋律起舞,他主唱,众人伴唱:

我相信佐西马,

我热爱佐西马

他是一个圣人没有人能抵达

他胸襟太伟大,

他理想太壮大

我需要这个人否则我也腐化

 

声音中突然爆发出怒火:

上帝不饶过他,

上帝不偏爱他

他的身躯也跟别人一样腐化

他给予人报答,

他给予人惩罚

他竟取代上帝给世人那回答!

 

费拉庞特跟着合唱:

我们都要腐化,

我们都被消化

一切都将消失只有虚无最大

世界终要腐化

世界终被消化

到那尽头没有人会给你个回答

上帝也不在那

魔鬼也不在那

空荡荡的风声挂在空十字架

没有人被报答

没有人被惩罚

想做什么你大胆现在就去做吧(声音顿时变弱)——

 

老卡拉马佐夫悲哀软弱地唱:

我只是罪人

被定罪的人

被遗弃的人

小丑般的人

 

身躯辗转,声音中透出前所未有的柔软:

而我有孩子们

还有明天的人

我忽然可怜他们

他们该怎么生存?

 

抬头:

他爱上我情人

我疯狂爱的人

如果我不能爱人

我也许就不是罪人?

 

合唱队唱,老卡拉马佐夫跟着唱:

我相信佐西马,

我热爱佐西马

只有他最伟大善良得像傻瓜

他的心太雄大

他的爱太可怕

严厉得像火焰把我们都烧化

上帝请看看他,

上帝请怜恤他

让他别受惩罚,求求你,哈利路亚

他身躯已腐化,

他灵魂不见啦

如果我没有他我该怎么活啊

 

音乐延续

众人退去,只留老卡拉佐夫一人在台上独唱:

如果谁挡我道

我该拔刀,

还是下跪?

啊,可怜佐西马

你会懂吗?

我多可怕?

 

突然坚定意志,大声、凶狠地唱出最后一句:

请你宽恕,

可我,不悔改!

 

曲目二十八:米卡将要杀人(给一点水吧)

 

老卡拉马佐夫等所有人下场

伊凡上台,脸上明显带有对下场所有人的蔑视和绝望

声音决绝地:

疯人!

圣人!

所有人!

都该!

死去!

非生存!

 

紧接着他退到一边

米卡上场:

我来寻找我的人

只求与她一……

沾唇

 

停顿,乐声延续片晌

米卡面现梦幻一样的神情,继续唱:

如果她属于别人

我就一定要杀人

我不顾一切杀人

为了我唯一……

的人

 

米卡声音顿住,乐声继续

这时格鲁申卡出现了——她像个幻影,被烟雾笼罩,从地下上升到台上:

她从来不属于我

可我爱她……

美人

 

这时老卡从舞台钻出,挟裹走格鲁申卡

米卡像是恍惚着,软弱到跟着走了两步,却连步子都软得不像是追随:

啊……

(勉力爆发)让我杀他!——

(持着刀要冲向远处的格鲁等二人,脚步却被无形的禁锢所限制)杀——啊——

杀——

 

歌声停住,乐声延续

刀却从他松软的手中一恍

他脆弱无力地:

我怎敢

杀他……

 

灯光伴随刀锋从他手中坠下,被斯麦尔加科夫捡起

老卡和格鲁转身,格鲁挣开他,跑走,他欲追

夜幕忽然降下,笼罩住老卡身影

斯麦尔加科夫带刀跟上

 

曲目二十九:斯麦尔加科夫杀人(撕裂)

 

老卡拉马佐夫对自己将被杀毫不知情,手握玫瑰,走入内屋

屋暗下去,只隐隐被投影以格鲁申卡美丽的人形,覆盖整个房间

灯彻底熄灭,包括格鲁的投影,舞台全是黑的

一束光亮起来了,只照亮了房外的人——

斯麦尔加科夫手拿刀锋在门外,独自站立

他唱:

在毁灭

我的家族现在正在毁灭

我灵魂它毁灭

我希望它毁灭

我连恨都毁灭

我更决绝

在毁灭

这个世界的信仰在毁灭

最好让它毁灭

现在就要毁灭

消失一切

我能摈弃一切

我母亲

简直不算人

我父亲

光荣的恶棍

他对她

可真够残忍

强暴后她死去

她也毁灭

在毁灭

我的兄长现在正在毁灭

我要带他毁灭

我要教他毁灭

让他看到毁灭

他的一切!

在毁灭

我的父亲现在正在毁灭

他一直怕毁灭

他却要我毁灭

这不公的一切

总要毁灭

是上帝

造就这一切

是上帝

惩罚这一切

是上帝

让我经历一切

我的心有鲜血

眼睛流血

在毁灭

我希望我能够再毁灭

我能解决一切

我能改变一切

我能否定一切

我的一切

哦!

 

徘徊许久后继续唱:

在毁灭

我不想再毁灭,可再毁灭!

我可能被撕裂

我要我能毁灭

我要我被解决

我要解决

 

连续四声:

在毁灭!

在毁灭!

在毁灭!

在毁灭!

 

痛苦地抹了一把汗水:

在毁灭!

为何要我来面对这一切

必须让我解决

用伪善来解决

用权力来解决

让它毁灭!

 

呐喊:

在毁灭!

在毁灭!

 

长声呐喊:

在毁灭!

斯麦尔加科夫伴随歌声钻入房中,光线照亮了透明的房间墙壁背后,二人的作为:

他将刀捅入老卡心胸,一声嚎叫穿透夜幕

 

曲目三十:混乱中法庭开审(圣迹区)

 

音乐表现出人群奔涌混乱的景象

有人暗笑

法庭的场景印在大幕上,幕布陡然从高处一下子披下

法官上场:他的座位是从地下升起来的,他坐在那里,手指一幅画着米卡的画像:

看这嫌疑的人!

你看他邪恶的眼神!

必定会有一个迷茫(夸张)的灵魂!

满心仇恨!

 

拉基金、斯麦尔加科夫、伊凡、丽莎等众人都在台下,神色不一

拉基金激动奋勇地向法官建议:

他爱一个女人

和他父亲抢同一个(声音夸张,描摹状)女人

 

由法官带头唱:

把他定罪!

把他定罪!

合唱:

肯定有罪!他肯定有罪!

法官:

把他定罪!

把他定罪!

合唱:

肯定有罪!他肯定有罪!

法官:

把他定罪!

把他定罪!

合唱:

肯定有罪!他肯定有罪!

法官(冷笑):

把他定罪!

把他定罪!

合唱:

肯定有罪!肯定有罪!他肯定有罪!

 

合唱告一段落,暗笑声又在人群中隐隐响起

斯麦尔加科夫站出,他是作为证人出席:

他是德米特里

在家据长子之席

他性情却像父亲,但他杀了父亲

 

法官紧接着高声唱:

看来你恨他!

 

斯麦尔加科夫:

我当然恨他!

竟为女人杀父亲——

 

由法官带头唱:

把他定罪!

把他定罪!

合唱:

肯定有罪!他肯定有罪!

法官:

把他定罪!

把他定罪!

合唱:

肯定有罪!他肯定有罪!

法官:

把他定罪!

把他定罪!

合唱:

肯定有罪!他肯定有罪!

法官(冷笑):

把他定罪!

把他定罪!

合唱:

肯定有罪!肯定有罪!他肯定有罪!

 

法官:

我看就是他!

谁还要为他说话,谁还相信他无罪啊?

赶紧抓人吧!

 

众人呢喃:

然后杀了他……

 

法官:

杀人者都免不了被杀!

 

停顿

拉基金踊跃地汇报:

我知道

德米特里在城郊

他和一个女人一直在一起——

 

法官:

我想就是她

 

众人呢喃:

请问哪个她——

 

法官:

美丽的女人格鲁申卡!

 

在此不取用全曲,3:03左右,歌曲结束。

 

曲目三十一:米卡看到远方的动静(她在何方)

 

画面变成了荒野

荒野四周空阔无人,唯独中心,摆着一桌筳席,有酒有水果

格鲁和米卡两人在场,格鲁坐着

米卡站着,眺望远处,听到来自城市中法庭的喧闹

他唱:

听那喧闹声音

不知是什么事情

 

格鲁淡漠地收拾着酒桌:

世间自有动静

不关我的内心

我在世上

一个人,

在世上

 

米卡酒醉,像忘记了格鲁还在场一样,举杯,朝没有她的远方抒情:

我爱她

她秀丽长发

垂到她面颊

风一样潇洒啊——

 

格鲁凝视他的眼神变了,由淡漠变为充满了情感

她起身,走上前,慢慢地取走了他手里的酒杯:

我是她

美丽的长发

我也有颗心

不止是面颊

 

米卡一怔,对她唱:

但你很无情

永远如冰

 

格鲁唱:

我是被

伤透了……心

 

这时布景上显示出远方一队将趋来的人马

格鲁望向马队,唱:

我的他

即将要来啦

曾把我抛下

我却盼望他啊——

 

米卡走近她,守护者一般唱:

你的他

我会服侍他

他是你的人

我就尊敬他

 

这时,马队已到来

可他们毫无素养,一来就试图占格鲁便宜,想亲她,并就着酒席就大吃大喝

格鲁的初恋也在其中,他差点没认出来格鲁

认出来后,又是亲昵,又是下跪

格鲁却没投入其中,她不动声色,任凭别人亲吻,眼睛定定地望着米卡

米卡对此情此景当然嫉妒又痛苦,但他坚持以高傲坚毅的表情面对着女人

过了会,米卡念白:

因为我是俄罗斯人

我有这种自尊

我必须慷慨

待人

 

格鲁念白:

俄罗斯人……

 

米卡无声点头

初恋还在纠缠着格鲁,格鲁显出一丝厌腻,甩开男人,她走到一边,沉思默想

她像质疑自己一直以来的信念那般,唱:

我爱他

可他真喧哗

笑容已腐化

我已讨厌他啊——

 

停顿,她明白了自己:

我爱他

我面前的他

才是一朵花

 

突然脸朝向一直侍立在自己身后的德米特里,特别温柔地:

我爱的

米卡

 

音乐渐逝,直到完全消失

丽莎从角落被照亮,在旷野边缘哀伤地望着他们

光变弱,那一切她看到的事物都只剩下轮廓,失去了声音,黄昏将淹没一切

轮廓突然弥散成具体的人形:不再是格鲁米卡,而是伊凡卡嘉

丽莎望着他们,缓缓转过头,背对二人,清唱:

你的她

有秀丽面颊

有滚滚长发

我怎能及她

 

她低头,凝视自己胸口,病号服中开出一枝花:

我的花

从不曾表达

你心中有她

 

慢慢地一字字唱出最后一句:

我难以抵达

 

曲目三十二:格鲁看见旧爱(笼中之鸟)

 

监牢,被人捕走的米卡来到牢里

格鲁急忙跟上,却一时无法进去,在墙壁前徘徊

她唱:

如果爱很残酷

为什么人幸福?

如果放下包袱

就离开旧道路

 

这时她突然看到一线光,照亮前路,她眼睛一亮,找到了牢门的方向

她坚定地一步步走向牢门:

我认为我的爱人

不止装点我眼神

 

她端详了一眼自己腕上的珠串,将它拿下:

不止像瑰艳珠宝

 

又将珠串放进自己的衣兜:

他还有高贵灵魂

 

沉思并走着:

你看他的身份

一个被捕的人

我相信他没杀人

我要随他终生

 

唱段暂止

她来到牢门,急切地隔着铁栏杆和米卡相望着

她的初恋却来了——那无耻的男人试图拉拢格鲁申卡,将她带走

看到这一幕,米卡坐在镣铐里,无望而又轻蔑地笑:

如果爱很残酷

你又怎能幸福?

请你提上包袱

就走你的道路

 

米卡唱着唱着,渐渐起身:

我不是平凡人

高贵是我灵魂

凡人为情所困

可是我(摇头)不能

 

徘徊:

你请逐他而去

我将开枪了断

 

初恋闻言惊喜地过来拉格鲁

格鲁被米卡话语所惊,甚至忘记将初恋抛开,只定然凝视米卡听他接下来的话语

米卡轻蔑地笑着,冲情敌:

可他真是命苦

 

他望一眼情敌,示意此人,手指格鲁的心,又恶狠狠指向自己的心:

他不会有幸福

 

格鲁:

他不像你残酷

 

米卡:

他平庸而幸福

 

格鲁:

我早就不能爱他

 

米卡:

你爱高贵的道路

 

两人合唱:

我相信我爱的人

不止装点我眼神

不止像瑰艳珠宝

他还有高贵灵魂

 

米卡明白了格鲁的意思

格鲁也意识到自己未来的命运,她反应过来,猛然把抓住她的初恋的手甩开

隔着牢门,她握住了米卡的手

米卡:

如果你想藏身

 

格鲁坚决回应:

我绝对不藏身

 

米卡:

因我高贵灵魂?

 

格鲁:

爱生来是灵魂!

 

两人手握手,相望着,那卑鄙的男人在黑暗中消没,光照笼恋人周身

 

曲目三十三:伊凡的痛苦(我是个牧师)

 

伊凡独唱:

我知道你,耶稣

我的救赎主

我曾为你将整个青春虚度

 

眼神望向远处的米卡和格鲁:

你看他们的路

是那么幸福

我却只能孤独也只能痛苦

 

眼神望向朝霞:

当一个人又何苦

如果

连神也不无辜

 

走开,继续唱:

我不曾被仰慕

不曾被嫉妒

我有的只是这份旧的孤独

我走过许多路

看过许多书

谁能安慰我,我的救主?

当一个人又何苦

如果

爱情从不无辜

 

他像是失去了一往的坚定,眼神变得湿润凌乱,混乱地走着:

我像是有去处

你指给的路

我要信仰一个不爱我的父

他是真实的主

他那么残酷

任凭大洪水淹没了这世路

当一个人又何苦

如果我不曾,爱

又不曾无辜

当一个人又何苦

 

他由痛苦变为愤怒和迷狂:

你指了对的路

我却选错路

像是我故意,我的确不无辜

我猜测你意图

是让我明白

你心中有的不止对与错误

当一个人又何苦

如果我曾深爱

更不愿无辜

 

推开想靠近的丽莎,又试图拥抱幻觉中的卡嘉,她没抗拒却有些颤抖,他又将她推开:

当一个人又何苦

 

最后一个音,丽莎加入伴唱:

痛苦

 

丽莎痛苦的注视中,伊凡陡然跪下

 

曲目三十四:米卡的刑罚(疯子教皇)

 

嘈错的音乐开始编织

米卡隔着牢门,对面站着格鲁申卡

米卡唱:

我不知

刚获得爱情

我就掉进

那厄运之井

我没杀人

我没有

可是只有上帝能为我作证

我失去此刻也失去下半生

你快走吧,

格鲁申卡——

你快……

 

他用嘴唇说“离开”,可是,却没发出声音

乐段停顿

格鲁隔着铁栏对他唱:

我不离开

我的米卡——

我要跟着你

去西伯利亚——

 

米卡惊喜地冲到牢门边,紧握她的手,唱:

格鲁申卡——

 

米卡略微沉思,仍唱:

我做了

一个怪梦

有一个婴儿

在西伯利亚

雪真大

没人管他

我想我要不顾一切守他

他就是我们的祖国罗沙

他像你啊

格鲁申卡——

 

停顿片晌,唱:

我爱他

那婴儿——

我的罗沙

我要他——

 

格鲁申卡加入,两人合唱:

保护他!

 

阿廖沙加入,三人合唱:

保护他

保护他!

保护他!

 

曲目三十五:伊凡的迷失(夜之门)

 

“牢狱”景片向左边自动滑去,但没完全消失,留个牢门

阿廖沙、米卡、格鲁跟着向左下场,也没完全退去,半藏于舞台帷幕中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牢外,一人徘徊其外,看着离去的三人

接着,他回头走自己的路

音乐滑翔,夜幕在外面笼罩着,只有隐隐两三颗银色星辰锐利地刺破夜空

他就是伊凡,他迷离又绝望地抬起眼睛,脸半仰,向对上空诉说

伊凡唱:

我迷失在夜里

像失去

空气

 

眼睛微向旁边一瞥,示意左边牢里的格鲁和米卡:

那对

情侣

 

又移开眼眸,继续面对自己的路:

他们不知道我的心里(抛高音)——

有秘密让我痛苦

只要我想起——

我劝说了别人

去(声音陡然低沉)

去杀人

斯麦尔加科夫,我——

兄弟——我欠你

我才(停顿)

进牢狱

去承担

那罪名

所以

我怎能

轻松地走在这世界里(抛高音)——

不,我是杀人犯

我该手染血

尽管不是我

亲自……(声音渐弱)

 

念白:

杀人

 

投影仪上,卡嘉从舞台右侧,被一团烟雾笼罩着出现

她并不是真正的卡嘉,只是伊凡心里虚构的卡嘉的幻影

卡嘉唱:

请别这么说

我爱你

保护你

 

可这时一个魔鬼却与此同时从舞台右侧冲上来,面目狰狞,要趋近伊凡

伊凡紧跟着卡嘉,紧张地唱:

走!

他来了

我不能

和你在一起

 

魔鬼抓住了伊凡的臂膀

卡嘉的幻影消逝

 

曲目三十六:伊凡的痛苦(你毁了我)

 

灯暗,又亮,这时我们看到的已是伊凡独自在他自己的房间

背景中是耶稣的十字架

伊凡独自一人在舞台:

我知道一个伟人

他为人献出灵魂

他的爱那么的深

他的心那么的狠

我知道他的灵魂

不会再属于世人

而今夜是我的夜

就让我烧到撕裂

我是一个罪人!

我是一个罪人!

我是一个被神诅咒的狂热可怜的人!

我是一个罪人!

我是一个罪人!

我是一个该诅咒神的狂热可怜的人!

我是一个罪人

我是一个罪人

我是可怜的人

 

背景中十字架上的光渐弱,另一束强光照亮如下文所述的受苦受难的女孩:

那个女孩的灵魂

她不会来到天堂

因为她受尽苦难

早已经丧失自尊

她食物只是人粪

她身躯塞进刀刃

她不会再有爱人

她马上结束一生

这是我的罪人!

这是我的罪人!

这是一个被神诅咒的狂热可怜的人!

这是我的罪人!

这是我的罪人!

这是一个该诅咒神的狂热可怜的人!

 

声音变得软弱:

这是可怜的人

这是可怜的人

这是可怜的人

 

音乐继续,伊凡痛苦绝望地徘徊

背景中出现“宗教大法官”故事中的画面

他继续唱:

所以在审判之夜

我们都盼望解决

我走到耶稣面前

请他离开我身边

你知道你的身份

你知道你的命运

可我们从来不能

我们只不过是人

我是一个罪人!

我是一个罪人!

我是一个被神诅咒的狂热可怜的人!

我是一个罪人!

我是一个罪人!

我是一个诅咒天神的狂热可怜的人!

我是一个罪人

我是一个罪人

 

声音变弱:

我是罪人

 

停顿又唱,声音柔软:

我是罪人

我可怜的人

我可怜的是人

我可怜的(突然咬牙切齿)罪人

 

曲目三十七:伊凡吩咐阿廖沙救助米卡(我的主人,我的救主)

 

仍是伊凡独自一人在舞台

灯光照亮布景,可以看见,他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满书桌的书,他翻着,又扔下

他突然痛苦至极抱住头

因为他看见角落里——那个曾在牢外抓住他的魔鬼又出现了

他绝望地叫:

阿廖沙!

我好痛苦啊

求你救我

我犯了错……

 

魔鬼在房间一隅的阴影里走出:

你要

 

伊凡无意识地念:

我要堕落

 

魔鬼走进伊凡,接着严厉地唱:

你要堕向地狱

 

伊凡跟着念:

我要堕向地狱!

 

魔鬼大声威胁:

被永火灼烧!(暂顿)

快去自首!

苍白的你,万尼亚(抛高音)!

 

伊凡念白:

我才是真正的杀人犯

是我撺掇了,(唱)斯麦尔加科夫

 

一字字地唱:

是——他——杀——了——我——们——的——父——亲——

是——我——想——杀——了——我——的——父——亲——

 

魔鬼满意地笑起来,要走向伊凡

伊凡害怕地大叫,念白:

不要靠近!

不要!

 

魔鬼一字字地唱:

你——该——现——在——就——去——自(转音)——杀——

 

念白:

快拿绳子吧,拴在梁上,拿出板凳,垫在脚下,一踏上去,一蹬,哇!哈哈哈哈!

 

伊凡听着他的话语本要照做,手却颤抖得连绳子都拿不起来

他东张西望,迷茫、害怕、恐惧到极致

知道他终于大声喊出:

阿廖沙!

 

闻声,魔鬼消失了

阿廖沙在投影仪上现身,伊凡像疯人一样定睛看着他

一阵铃声响起,伊凡痛得直俯身蹲下捂头

投影仪的帷幕飘动,阿廖沙也跟着帷幕飘动着

阿廖沙的身影在铃声中远去

 

曲目三十八:三个女人的爱情(美人)

 

格鲁申卡:

啊,只要有一个人在远方被杀

我的心中就会想起我的他

他是不是在深夜中风吹雨打

他的肩头是不是还背有泪花

我的王子我不愿让你被责罚

我只想让你回到我手臂岸涯

啊,你是这世界中我唯一爱的花

一直到风霜彻底摧毁我脸颊

啊,耶稣啊,我承诺我愿意为他

失去我曾为

别人留下的伤疤

 

卡嘉:

啊,荣耀在我脚下堆成一座塔

我的骄傲像女皇俯瞰罗沙

我将名字签在唇齿之间传达

愿爱人前来领取我给的荣华

这样的爱难道就不算是惩罚

再一次你剑锋迎我前胸抵达

啊,就让我烧死在你给的火刑架

不要让我再怀恨苦苦地牵挂

啊,路西法,我真是疯狂地爱他

我情愿变成他

脚前的玫瑰花

 

丽莎:

啊,你是一刻不停就毁灭的马

世界像漏装满不停流的沙

我抱紧你好像天空抱紧晚霞

但愿一柄宝剑的血不更像花

我愿意献出我的全部为你啊

只要我不曾甘愿被恶魔鞭挞

啊,说出你的名字像在圣坛作嫁

我真愿我能爱你,我的阿廖沙

啊,圣灵啊,我的爱情纯真过吗

我的灵魂

难道只是一个谎话

 

合唱:

说出你的名字像在圣坛作嫁

你怎能不曾爱我,我的爱人啊

啊,你是这世界中我唯一爱的花

一直到风霜摧毁我们的脸颊

啊,耶稣啊,我真是疯狂地爱他

请让我为他而倒下

我的爱啊

 

三人同时唱

格鲁:

我的米卡

 

卡嘉:

那万尼亚

 

丽莎:

啊阿廖沙

 

三人同时唱出各自的最后一句,屹立着,在舞台的三个方向

灯光牢牢照在她们身上,然后整场光熄

 

曲目三十九:阿廖沙的梦(月亮)

 

音乐响起,重复的乐段就如天空中的云在月亮上丝带一样一步步地缓缓退开

现出顶上的星空:湛蓝,清澈,印满金黄色的星辰

除帷幕外,舞台上也接着被灯光照亮:阿廖沙独自站立在舞台,他背后就是教堂

他徘徊,十分轻柔,像在心灵里自语一样地唱:

耶和华

你在看我吗

 

扬眸看天:

天堂

就是天空的蓝色吗(喘息)

你在爱我吗

你啊

喝血一样的醇酒(抛高音)

 

与此同时舞台上蓝天里透出血一样的黄昏浓云,像巨大丝带一样横亘

阿廖沙一字字铿锵有力而愤怒地唱:

难道要大地上众生都向你

跪下——

你才知足

你要

喝满多少壶

你是

多么残酷

你曾

将谁守护——

呜……

 

这时红云渐渐变暗,夜空也不再湛蓝,显得黑蓝朦胧

一团团银灰云雾取代红云,盘桓在空里,星星也变得黯淡了

阿廖沙像喝醉的人一样跌跌撞撞地来回走着,视线迷醉、昏盲,所以倒下:显示他已入梦

舞台远景里,释放着烟雾,有一群人在地平线上出现:

他们都是天国的灵魂,身着神圣的长袍,一个长桌也出现了,他们在欢宴、喝酒

他们的手臂有秩序地交织着,落下、举起,宛如装饰画

阿廖沙闻声起身,迷惑地回过头去,看见,佐西马就混在其中,正举杯喝酒!

而最遥远的人影——在舞台最后的地方,要和白光混为一起,正是戴荆棘皇冠的耶稣

佐西马伸手让阿廖沙上前

 

佐西马轻柔地唱:

我的阿廖沙(音变高)

你呀

从来不清楚

上帝

一直在看着这世界哭——

是他(用尽全力)——

眼泪洒下

 

这时,帷幕中的景色幻化为从银白天空流下、铺满画面的一颗颗晶明泪水

泪水滴落之处,就是下方的酒席,喝酒的圣徒们和耶稣一同流泪

它们流下,并幻成隐隐的、越来越鲜明的彩虹光辉

佐西马继续唱:

是它

流成泪花

你要

勇敢信他

你别

害怕,他就是

耶稣——呜——呜——呜——

就是耶稣

多么无辜

 

和阿廖沙合唱,他们极轻地抬高调门:

耶稣

 

阿廖沙像被梦所击倒,俯下身,再次倒下

旋律转折,酒席隐去,包括耶稣和佐西马

阿廖沙仍懵懂,但他站起来

他定定地凝视着头顶蓝空,他唱:

你是耶和华

看到耶和华

让我拥有了花——

 

一朵花从天而降,落在阿廖沙手里,是朵红玫瑰

投影仪中映出阿廖沙的母亲索菲亚慈祥的笑脸

阿廖沙手拿鲜花,唱出最后两句

耶稣——

耶稣——

 

阿廖沙一下子从梦中醒来,鲤鱼打挺地一跃,喃喃自语,但听不清楚

天空恢复为之前的星空

 

曲目四十:阿廖沙面对天空感悟到上帝(活着)

 

蓝天下,繁星点点

音乐轻盈如梦

阿廖沙踱着步,唱:

就在今天

多蓝的天

我梦见上帝

仁慈的脸

他预言

他永远

都在

我的心里面

 

音乐来到高潮

阿廖沙跪下,面朝蓝空:

才能救赎人

热爱!

永远能救人

我爱

否则我为何而生?

我爱

我热爱人

耶稣热爱人

他原谅人们

爱!

夜空的星辰

 

这时显现出星空的布匹像泛起涟漪的湖面一样稳稳颤栗起来:

大地上钟声

上帝和世人

 

旋律往高处推:

我爱任何人

哪怕

我恨任何人

我要

永远都爱人

 

唱段暂止

阿廖沙从地上站起:

就是今天

我坚定了信念

我要为大地和天

将一生奉献

我要去

人间

 

极为感动地向上空张开双臂:

才能救赎人

热爱!

永远能救人

我爱

否则我为何而生?

我爱

我爱任何人——

我要

让人相爱……

 

停顿,唱出最后一句:

我——热——爱——

 

曲目四十一:审判(袭击巴黎圣母院)

 

灯暗,灯再亮时,画面变成法庭:景片布置得非常具体

一排人位于审判席,底下所有人观看,他们皆肃穆无声齐声合唱

法庭四围,墙壁上空铁丝悬着几个演员,戴着翅膀,扮演天使

天使合唱:

世人!

世人!

世人!

世人!

世人!

 

法官一拍惊堂木,将天使的声音镇压下去,独唱:

所有人都给我镇静,审判现在开始

押出杀人犯德米特里·卡拉马佐夫

我们取证

证明——

 

法庭众人加入合唱,老法官唱出最后一句:

杀人!

 

天使皆飞入法庭上空的灰云里,暂时隐去身体

底下众人合唱:

我们

都是罪人

我们

都审判人

我们

我们

 

德米特里独唱,合唱隐隐地伴唱:

我只

是一个人

我从

没有杀人

我只

是人

 

老卡拉马佐夫的鬼魂在旁观的人群中浮现

他张牙舞爪地跳出,肆意跳动

老卡领唱,众人伴唱:

公元一世纪

在那时候

耶稣和我都

被看守

他却从不在十字架清数

铁钉!

铁钉!

 

伴随歌声,证人一个个上场,我们只看见他们神色不一、激动地诉说,却听不见声音

一个个“罪证”被打到投影仪上,字样为:

行巫术/伴随圣女贞德的图像

通奸/伴随撒玛利亚女人的图像

杀人/伴随原子弹爆炸的图像

……如此等等

合唱像海浪一样骤然张开了所有张力,声音张大:

底下所有人

都在吼

不管他是谁

要复仇

竟有人敢像神一样生存

向他!

复仇!

公元一世纪

在那时候

世人和耶稣

是刑囚

神却从不安排谁来擦去

铁锈

铁锈

底下所有人

都在吼

不管他是谁

要复仇

竟有人敢像神一样拯救

向他!

复仇!

公元一世纪

在那时候

神说这世界

要复仇

在许多许多个世纪以后

复仇!

复仇!

 

老卡在一团烟雾中消逝,合唱止住

格鲁申卡出现,急促地叫了一句,念白:

我为德米特里作证!

 

看到她,法官独唱

歌声几于颤栗、嘲弄地:

格鲁申(爆发般地叫出)卡——

我早听说

你的骄傲

你的美丽

你勾引父亲——

又勾引他(抛高音)后裔——

让儿子杀父

你何等(料峭地转折)传奇

 

格鲁申卡闻言激烈地申辩,但是声音像被凝固住了:

我们只能看见她嘴唇动,听不见声音

无词哼唱开始,合唱短暂地停住,直到合唱在哼唱声中再次开始

这次天使也从云中再次现身,有序地交替飞着,加入了合唱:

公元一世纪

在那时候

神说世界

要复仇

十九个世纪

在那时候

神让世界

等复仇

二十个世纪

在那时候

神看世界

正复仇

二十一世纪

在那时候

神说世界

已复仇

最后一世纪

在那时候

审判世界

的复仇

没有世界后

我们

复仇——

 

曲目四十二:法官做出裁判(遣送出境)

 

法官念白:

情况显然

德米特里·卡拉马佐夫(停顿)

很可能就是

杀父凶手

原因是爱情

 

米卡的辩护律师从席中站出,与法官对峙,念白:

证据不够充分,疑罪从无

 

唱:

别判他——

别判他——

释放他——

 

众人在律师身后合唱:

释放他——

释放他——

释放他——

 

卡嘉突然站出来,紧跟着合唱声独唱:

别放他!

我作证!

就是他!——

 

众人面面相觑,齐声低哑地念白:

她疯了

为爱情

要害人……

 

钟声一声声地响起

 

曲目四十三:法庭审判,卡嘉反悔(你双眸的光明)

 

卡嘉站住

她两眼谁也不看,直视米卡

她迷茫而愤怒地独唱:

现在这位男人

你有什么灵魂?

你是杀了父亲的人

混杂人之中

 

米卡愤怒、痛苦、又不可思议地:

你为何要这样卡嘉

你为何要伤我卡嘉

你为何要杀我卡嘉

 

格鲁冒出,恶狠狠地唱:

她是条毒蛇!

 

卡嘉几于疯狂地唱:

你当初就像——孩子一样天真

我以为用金钱

能让你懂自尊

 

米卡也愤怒起来:

如果我就像——孩子一样天真

你为何要作证

逼我此刻沉沦

 

卡嘉捂住眼睛:

你曾经也这样

 

米卡:

谈吐

 

卡嘉:

你曾经也这样

 

米卡:

痛苦

 

卡嘉痛楚而羞耻地埋下头:

你曾经也这样掠夺,我的灵魂

 

格鲁满含怒火地一下子推开旁人,狠狠站出,唱:

你的灵魂像——毒蛇一样残忍

为了你的自尊

要害我的男人

 

卡嘉恳切、坚定而不悔地望着格鲁:

我当初就像——你一样的坚贞

可我爱上别人

再不是这个人

 

卡嘉神情中不禁流露出报复的得意

米卡忍不住问:

你爱上伊凡了吗?

 

卡嘉:

是他

 

米卡:

你不再爱我了吗?

 

格鲁:

对啦

 

米卡苦笑着唱:

原来这就是你心中,真实的回答

 

间奏响起,停顿

最后卡嘉挺身,脚步坚毅得非同寻常,走向审判席前:

他就是那犯罪的人

他就是那杀人的人

他就是那伤我的人

绝不是别人

他就是我曾爱的人

不是别人

 

最后拖长声音,缓缓地,眼睛朝四下的观众们巡视着,女皇一般宣告:

可——我——爱——别——人——

 

曲目四十四:突然有人闯入宣告伊凡疯了斯麦尔加科夫死了(请把她交给我)

 

法官和审判席众人互相看着彼此,交换眼神

突然拉基金闯入,大喊地唱:

有人死了!

他自杀了!

仆人死了!

伊凡疯了!

 

听到这话,台下丽莎昏厥过去,人们忙着去搀扶她

阿廖沙一惊,不禁站起身来,紧跟着唱:

我的伊凡

我的兄弟

只剩米卡

 

唱段终止,音乐蔓延

法官拍向惊堂木,念白:

我宣布

德米特里就是杀人凶手

他将被流放到西伯利亚

不能归来

终此一生

 

曲目四十五:丽莎的感叹,总结全文(腓比斯)

 

审判结束,众人散去

丽莎终于从昏厥中醒来,旁边照看她的人也放心离开

她一人留在观众席上,恋恋不舍地四处张望着

轻声独唱,歌声中带一点咬牙切齿:

伊凡

你一定还在抚摸你,滚烫炽热的血管

你一定在痛苦地想

你多恨

多爱

多不甘——

可我知道你遗憾(停顿)

伊凡

心上人总高高在上,给你折磨和苦难

她让你痛苦不堪

你为她时刻而不安——

可我拿你怎么办……

伊凡

人接受永远的(停顿)破碎和苦涩并不难

可希望让人痛

有爱

就有恨和不满

你害怕天堂和彼岸

而丽莎是你的囚犯

伊凡

 

曲目四十六:劫狱(解放)

 

深夜,夜黑风高,米卡正于牢中静坐,卡嘉守在牢门外他身旁,两人都闷闷不乐

突然一队人马带来,为首的正是阿廖沙,他们打昏狱卒,将他扔在一旁,搜出钥匙

众人打开牢门,合唱:

离开吧!

离开吧!

离开吧!

离开吧!

 

米卡站起,问:

你是谁?

 

阿廖沙唱:

是伊凡

让我救

你出狱

 

合唱再次响起:

离开吧!去美国!

离开吧!永逃脱!

离开吧!去美国!

离开吧!重新活!

离开吧!去美国!

离开吧!永逃脱!

离开吧!去美国!

离开吧!重新活!

 

伴随合唱声,米卡还犹豫,格鲁却不假思索地带米卡离开

场景变换:由监狱变为风雨飘摇的夜海旁边

 

阿廖沙独唱:

我知道他爱你

伊凡是你兄弟

他神智已失去

可不忘要救你

 

众人合唱:

离开吧!去美国!

离开吧!永逃脱!

离开吧!去美国!

离开吧!重新活!

 

离开吧!去美国!

离开吧!永逃脱!

离开吧!去美国!

离开吧!重新活!

 

格鲁独唱:

离开吧!

去美国!

永逃脱!

重新活!

 

众人再次合唱:

离开吧!去美国!

离开吧!永逃脱!

离开吧!去美国!

离开吧!重新活!

离开吧!——

离开吧!——

离开吧!——

 

曲目四十七:大海边大家的告别,米卡宽恕卡嘉(舞吧爱斯梅拉达)

 

这时我们发现,劫狱的众人中,还有卡嘉

米卡深深地看她一眼,但看格鲁的神情,却依然仇恨卡嘉

送别的时刻到了

米卡站在港口上唱:

我今天要离开你们

去别处求生

我会永远热爱你们

哪怕化作灰尘

 

拉过身边的格鲁申卡,示意给大家:

求你们纪念这人

美丽善良的女人

她勇敢超出常人

她永远和我同在

哪怕只能颠沛地生

 

停顿又唱:

我知道我们家的人

都有一腔热诚

既能因爱情忘生

也能残害人们

也许就这是我们

血管深处的天分

可我决定永不伤人

我也永远不报复人……

哪怕是害我的人……

 

听到这句话,卡嘉走上前,米卡拥抱了她一下,宽慰她

但格鲁拒绝了卡嘉的拥抱

卡嘉走回人群中,人们合唱

领唱者是阿廖沙:

离开吧,米卡——

去别的国家——

我们爱你直到

世界崩塌……

走吧格鲁申卡——

去别的国家——

我们爱你直到

你再回家——

离开吧,米卡——

记得你的家——

俄罗斯热爱你

你要爱她——

走吧格鲁申卡

重建你的家——

祖国呼唤着你,

直到有一天

你们回家……

 

米卡骄傲自豪地微笑着,站立着,和格鲁在一起,对大家合唱:

我爱你们大家——

我终将回家——

我们都属于她

祖国罗沙——

罗——沙——!

 

曲目四十八:兄弟分别(我留给你一个哨子)

 

在港口

米卡和格鲁将要上船,身旁站满了他们的亲朋

他们依依惜别,船发出要开船的信号

米卡就要走了,可他独自冲下船,格鲁跟上

米卡拥抱阿廖沙

米卡唱:

这一次我们要久别

求你照顾好万尼亚

别忘了斯麦尔加科夫

给他立座墓

 

念白:

让他死在家族墓园里

 

拥抱阿廖沙,念白:

我爱你

 

格鲁也过来拥抱阿廖沙,她唱:

我们爱你

 

三人都低下头,头对头拥抱着,唱:

我们会相遇

 

格鲁和米卡离开,他们上船

日出了

 

曲目四十九:阿廖沙的演讲(人世何其不公)

 

船扬帆出海

庄重的音乐声响起

阿廖沙一个人站在港口,他将脖颈上的十字架吊坠高高举起,对准天空

太阳彻底出来了,一束刺眼的阳光直直照落在阿廖沙手里的十字架上

被这束光吸引,不少孩子奔跑着,向他靠拢过来

不少孩子们激动地跟他汇报着,说些什么

他们示意阿廖沙看一个地方:一具小小的棺材被人们抬着,运输过舞台

阿廖沙看见棺材,手划了个十字架,孩子们也跟着划了

接着,他们转过身,手挽着手向走过他们身前的棺材鞠了个躬

接着回过头来,他独唱

孩子们也回头,聚在阿廖沙跟前,听着:

我们聚在这里,同为兄弟

当有人获得新生,有人就离去

只要善良的心,都该被牢记

哪怕今后我老去,忘了,自己

 

孩子们加入合唱:

他永远都在这里,在我们心里!

他永远不被忘记,留在回忆

 

众人稍微仰起面容,对蓝空唱:

我们要永远在,想念着你

第一是要善良地,保持勇气

第二是诚实地去,面对一切境遇

第三是永远都不,互相忘记

 

孩子都点头

在他们身后,逝者的亲属举行葬礼,摆起筳席,

可一个个头最高的小孩,看一眼筳席上的饼,却不肯吃,厌弃地将它扔掉,流泪

阿廖沙看到这一幕,和善地将地上的饼捡起,喂给了一只路过的小狗,狗很愉快地吃了

他对孩子独唱:

不要嫌弃那粮食,它没干犯上帝!

正如葬礼时出生,并不伤情谊!

 

他们又挽起手合唱:

我们都是孩子,要回到上帝

我们永远都相信,上帝爱自己

真实美丽的东西,就能

 

阿廖沙念白:

宽恕

 

众人继续唱:

宽恕有罪的一切,不单凭勇气

我们要永远都在,想念着上帝

第一是要善良地,保持着自己

第二是诚实地去,面对一切境遇

第三是永远都不,互相忘记

 

停顿,又唱:

我们都会老去,忘记自己

可我们永不会忘

 

阿廖沙念白:

这场

孩子的

葬礼

 

 

曲目五十:众人谢幕,天国里柯利亚出现(一天清晨你踏起舞步)

 

大幕缓缓落下,又揭开

帷幕打开后,布景还和刚才一样,只是多了些云朵和一扇门,变为天堂

在天堂中,棺材陡然打开,一个活泼泼的、长翅膀的孩子钻出来

而一个老人,从门中走近,在烟雾中消失,变成刚才那个厌弃圣饼的、最高大的孩子

他和坟墓中钻出的天使拥抱

投影屏中出现一大朵鲜红的、正在绽放、占据整个画面的玫瑰

已是个老人的阿廖沙出现,站在舞台中央,挽着两个小孩的手,独唱:

原谅他

热爱他

像一朵玫瑰花

露珠中

阳光下

绽放着它光华

你爱他

相信他

你就能拥抱他,耶和华……

你永远

不要怕

看那美丽的花啊(抛高音)——

在荆棘中

开放

仍明亮

 

穿一身金衣的索菲亚上,她已变为美丽光辉的天使长,独唱:

我爱他

相信他

原谅你

因为爱

 

她一边唱着,一边收受着一个个进入天堂门里的孤苦伶仃、破衣烂衫的灵魂:

其中有斯麦尔加科夫、老卡拉马佐夫,他们手里都拿着葱(见原著中“一根葱”这个典故)

但他们进入门后,都在烟雾里都变成了孩子

 

索菲亚继续唱:

神知道

你和他

都是些孩子啊

 

伊凡、米卡、格鲁、丽莎、佐西马、佩西神父、费拉庞特等所有角色都来了

其中一个美艳而年长的女人搂着米卡,他是老卡前妻,伊凡生母

索菲亚挨个往他们手里递玫瑰花,唱:

你们像玫瑰花

倔强地

开着花,可你害怕它

别再害怕

那不过是荆棘啊(抛高音)——

 

老卡:

我知道

我是个

罪人

我知道

我不配

再开花

我知道

我毁了

我们的

孩子啊

可是啊

我们家

 

索菲亚加入合唱:

终需要

一朵鲜血淋漓的花!

它照亮

我心灵

让我们热爱别人!

那样我们才能

爱上帝

 

格鲁:

耶稣!

 

丽莎:

耶稣!

 

卡嘉:

耶稣!

 

歌唱声中,所有角色鞠躬,结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