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驭一切的歌剧之王——普拉西多•多明戈(下)

歌唱艺术 2019-11-10 10:15:24

管在哪里,男高音永远都是舞台的中心,是观众的宠儿,是被一束束追光瞄准着的焦点。多明戈,无疑是焦点中的焦点。回顾他四十多年的歌剧生涯,他所涉猎的歌剧剧目已有一百一十多个,囊括意大利和法国歌剧中几乎所有男高音角色,超越了众多的前辈名家。他参与录制的歌剧全剧唱片超过一百余种,音乐会和其他演唱专辑更是不计其数,八次获得格莱美奖。这一项项纪录前无古人,在歌剧艺术日益没落的今天,估计也很难再有来者。他在我们能叫上名字的各大公司都发行过唱片,世界各地的古典唱片货架上都能看到他那标志性的笑容。如果真的要从他浩如烟海的录音资料中选出一些代表,那将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很难说他究竟最擅长哪一部歌剧,很难分辨他究竟更喜爱哪个角色人物。但是,还是想向大家推荐几部中国听众相对熟悉的歌剧录音,从中领略大师的风采。

 

明戈第一次扮演的主角就是威尔第的歌剧《茶花女》中的阿尔弗莱德,这部歌剧也是现在很多年轻男高音迈入歌剧之门的试金石。这里首先推荐一张多明戈在DG(德国留声机)公司和著名女高音科特鲁芭斯以及克莱伯指挥的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乐团合作录制的《茶花女》。这套唱片曾获得过日本《唱片艺术》杂志评选的最佳唱片,更是指挥克莱伯的代表作之一,女高音科特鲁芭斯更是饰演薇奥列塔的权威。包括饰演亚芒的美国男中音米尔奈斯在内,三人的演唱都非常松弛自然,是欣赏学习这出经典剧目的绝佳范本。

 

比帕瓦罗蒂的炮弹级身材,多明戈无疑更加适合饰演《弄臣》中风流倜傥的公爵。他那充满魅力的音色,也在《女人善变》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在这里还要推荐多明戈、科特鲁芭斯,还有“最佳威尔第男中音”卡普契里和指挥大师朱里尼合作录制的《弄臣》。朱里尼的指挥风格一向以严谨而又华丽著称,由他掌控的维也纳爱乐乐团和三位主角展现出了强烈的戏剧性和震撼力。这套唱片同样被日本《唱片艺术》杂志评为最佳唱片。在我看来,这套唱片也是至今仍然没人能超越的经典版本。

 

后还要推荐中国听众情有独钟的歌剧《卡门》。这套唱片由多明戈、女中音贝尔冈扎和科特鲁芭斯、米尔奈斯演唱,由指挥大师阿巴多指挥伦敦交响乐团合作录制,同样获得日本《唱片艺术》杂志的青睐。贝尔冈扎的声音虽然稍稍欠缺一份狂野,但是非常自然、连贯、通畅,与多明戈的声音非常协调,男中音米尔奈斯的斗牛士也张力十足,是歌剧《卡门》的众多版本里很有代表性的录音。

 

了参与歌剧全剧录音,多明戈还录制过大量的音乐会专辑和精选专辑。在这里首先要为大家推荐一张RCA(美国广播唱片)公司出版的著名男高音咏叹调专辑。

 

荐它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它多么的罕见稀有,恰恰相反,正是因为这张专辑国内市场上有引进版,相对其他进口唱片不论售价还是购买难度都相对较低。同时,贵为古典音乐百年名厂RCA的百张名盘之一,加上日本《唱片艺术》杂志的鼎力推荐,这张唱片本身的品质也是不容置疑的。唱片收录了包括《女人善变》《圣洁的阿依达》《冰凉的小手》等15首著名的男高音咏叹调,由祖宾•梅塔、詹姆斯•列文等指挥大师指挥的伦敦交响乐团、美国国家交响乐团等著名乐团伴奏。可以说,这张专辑收录的都是多明戈辉煌时期最为拿手的剧目和角色,演唱游刃有余,声音状态极佳。对多明戈了解并不太多的音乐爱好者,建议可以买来欣赏。

 

到多明戈,就不能不提到1990年他与帕瓦罗蒂、卡雷拉斯共同演绎的那激情四射的“罗马之夏”。当那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拿波里民歌《我的太阳》最后的高音被一次又一次疯狂延长时,这场音乐会注定成为经典。

 

场音乐会由祖宾•梅塔率领二百余人的大乐团和合唱队助阵,并且在商业上也获得了巨大成功。音乐会唱片一经推出便先后获得英国唱片大赏和格莱美大奖,古典音乐也终于拥有了能够抗衡流行音乐的强势品牌。这张唱片中三人的表现,相对后面几场音乐会还是相当优秀的。帕瓦罗蒂和多明戈都还保持着非常高的演唱水准,战胜白血病重返舞台的卡雷拉斯也没有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地撑大喉咙演唱。虽然离开了歌剧舞台,帕瓦罗蒂的光彩还是会略胜多明戈;尽管在这种露天音乐会的现场,帕瓦罗蒂拥有的无比轻松顺畅的高音对任何人都有着绝对的吸引力,但相对于那种完全无法模仿的天赋,多明戈后天的勤奋和努力无疑更为人称道。

 

于古典音乐的资深乐迷们,可能更为推崇多明戈在古典巨头DG公司出版的四张一套的威尔第男高音咏叹调集。这套唱片中包含了很多罕见的咏叹调,无论对于学习和收藏都具有很高的价值。这套唱片业充分展现了多明戈对于一些生僻剧目曲目的复兴所付出的辛苦和努力,体现了多明戈在这个浮躁的世界中弥足珍贵的事业心和对歌剧艺术最炽热的爱。

 

《茶花女》《弄臣》到《西西里晚祷》《奥赛罗》,从威尔第、普契尼到奥芬巴赫、瓦格纳,然后摇身一变成为歌剧指挥、歌剧院总监。多明戈一步一步地挑战着更难更深更广阔的艺术境界,一次又一次地收获着成功和满足。2007年,在艺术生涯末期频繁降调演出的多明戈宣布自己歌唱生涯中的最后变动——在2009年唱回男中音。在众多乐迷看来,这一举动正代表着这位歌剧界超级巨星对舞台最难以割舍的眷恋。或许他确实没有帕瓦罗蒂那么轻松华丽的High C,没有赶上他的后辈男高音那么多商业化的包装和运作,但是在声乐艺术发展最为绚丽多彩的20世纪,他驾驭了歌剧艺术的一切领域,是当之无愧的歌剧之王!(作者单位:中央戏剧学院)

 

 (原文刊载自《歌唱艺术》2011年1月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