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西区看戏记之《歌剧魅影》:当之无愧的音乐剧之王

唯佳 2020-02-13 06:34:31

我在伦敦看的第三场戏,是Her Majesty’s Theatre(女王陛下剧院)的《歌剧魅影》。

 

(《歌剧魅影》驻场的女王陛下剧院)


与之前提到的《悲惨世界》一样,《歌剧魅影》这部大热音乐剧采用驻场演出的模式。1986年,英国著名作曲家安德鲁•韦伯在自己的庄园夏季音乐会上试演了《歌剧魅影》。本剧最初的剧本由韦伯和理查德•斯蒂尔格合作完成。试演过后,韦伯认为歌词中的浪漫元素还远远不够,于是又请查理•哈特为该剧重新作词。不久,全新的《歌剧魅影》在伦敦皇家剧院揭幕,由韦伯当时的妻子、家喻户晓的歌唱家莎拉•布拉曼饰演女主角克里斯蒂,迈克尔•克劳福德扮演魅影。诡异的剧情、动人的音乐以及光怪陆离的舞美设计,使《歌剧魅影》一夜之间成为西区最令人期待的音乐剧。之后,本剧移至女王陛下剧院上演,直至今日,依然受到世界各国观众的热烈欢迎,票房收入已达到数十亿美元。

 

《歌剧魅影》改编自法国作家勒鲁发表于1911年的同名小说,这部作品近似于当时流行的侦探小说,又带有鲜明的荒诞色彩。小说从一个记者的角度,讲述了发生在宏伟的巴黎歌剧院的一个“鬼故事”。实际上,音乐剧《歌剧魅影》并不是这部小说的第一次改编。小说问世后曾经多次被改编成电影,其中不乏经典之作。

 

1922年,好莱坞电影界巨头、环球电影公司总裁卡尔•勒姆尔偶然得到一本《歌剧魅影》。他通宵读完这本书,当即决定将它搬上银幕,并聘请因《巴黎圣母院》中的钟楼怪人卡西莫多一角而走红、素有“千面人”之称的朗•钱尼扮演男主角“魅影”。

 

1943年,环球翻拍了这部电影。与前作相比,这一版本更加注重音乐的表现。

 

《歌剧魅影》的故事甚至还有中国版。1937年和1995年的两版《夜半歌声》的故事都取材于《歌剧魅影》,片中的男主角宋丹平(“魅影”)的扮演者分别是金山和张国荣。

 

(两版《夜半歌声》的海报)


而观众们更为熟悉的版本则是2004年直接改编自音乐剧的电影《歌剧魅影》,扮演男主角的是彼时硬汉形象还没有深入人心的苏格兰男演员杰拉德•巴特勒,虽然他的唱功不尽如人意,但他在片中邪魅的扮相还是打动了不少人(包括我)。

 

杰拉德•巴特勒饰演的魅影


其实我不是特别喜欢《歌剧魅影》的故事,因为它实在太狗血了,魅影对克里斯蒂的爱也太令人感到窒息。然而这种特质反而成为《歌剧魅影》广受人们欢迎、获得巨大商业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西区剧院林立,可对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们最有吸引力的永远都是《歌剧魅影》《悲惨世界》《妈妈咪呀》这样的音乐剧——毕竟,很多话剧作品都涉及到欧美国家的历史、文学、宗教、政治等背景,对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来说有些门槛,并不好懂;更何况不少话剧的台词密度极大(我之后会写到的《热铁皮屋顶上的猫》和《摆渡人》均属此类),对观众的英文水平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反观音乐剧,唱词通俗、旋律琅琅上口,像《歌剧魅影》这种浪漫爱情主题(还是三角恋)更是大家喜闻乐见的——所以即使英文水平不太高,也能听懂看懂。

 

(20170812《歌剧魅影》演出阵容)


而《歌剧魅影》最让我感到震撼的是本剧流光溢彩的舞美设计——它成就了一部真正意义上“好看”的音乐剧。剧中魅影在巴黎歌剧院建起的地下宫殿是依据该歌剧院真实存在的庞大地下排水系统而设计的,而水中蜡烛的梦幻效果也让人少女心萌动。在这个场景里,“湖水”缓缓流上舞台,小船在舞台上自由滑行,极富魔幻色彩。除此之外,剧中还有喷火、大变活人等大阵仗,舞台机关设计精巧令人啧啧称奇。

 

最能代表《歌剧魅影》舞美风格的是下半场开场时的Masquerade(《假面舞会》):大幕拉开,数十位身着华服的演员戴着各式各样的面具,姿态各异,站在楼梯上。配合现场的音乐和灯光打造出的完美效果,身边的观众都在”Wow”,实在是美到词穷。

 


水晶吊灯,《歌剧魅影》中最为经典的道具。在短短的拍卖会的引子过后,巴黎歌剧院巨大的水晶吊灯缓缓升起,伴着《歌剧魅影》的主题音乐,20世纪初金碧辉煌的巴黎歌剧院展现在观众眼前。那一刻,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上半场的高潮,是水晶吊灯突然坠落、飞过观众席砸在舞台上。为了能有一次难忘的观剧体验,我特地买了池座D排的票。吊灯被升上去之后的位置大概是F排或G排中间座位的正上方,落下来的时候走一个弧线轨迹,先后划过E排、D排中间的位置,最后落在舞台上。坐在池座前排的观众在观剧过程中可能已经忘记了头顶吊灯的存在,所以吊灯真的落下来的时候才会觉得特别惊悚,有一种a disaster beyond your imagination的感觉。演到这一幕的时候,台上演员和台下观众的惊叫声连成一片。

 

池座的完美观剧体验不仅限于吊灯场景。在剧中的一个段落里,魅影不断变换着位置说"I am here",坐在池座的观众能够准确地判断出他的位置——楼上的circle等位置的声音方位感可能要逊色得多。(但喷火的那个瞬间有点吓人,感觉自己要被烤糊了。)

 

《歌剧魅影》是一部音乐剧,而且故事本身和音乐紧密相关,因此“音乐”自然是这部剧的核心元素。有作曲大师安德鲁•韦伯的加持,本剧的音乐环节自然出色到无以复加。《魅影》中的音乐风格不仅有正歌剧、喜歌剧、音乐剧等,还出现了民谣、爵士、摇滚、电声等现代音乐元素,堪称韦伯音乐剧的集大成者。而从艺术手法上来看,《歌剧魅影》就是一部小歌剧,特别是演员的唱法,以及剧中取代对白的宣叙调,都赋予这部音乐剧以歌剧的气质。

 

在我看来,《悲惨世界》中动听的唱段要多于《歌剧魅影》。但是后者在旋律和技巧方面都已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比如剧中的The Phantom of the Opera唱段,女主角克里斯蒂从High C飙到了High E,歌声直冲云霄。而我最喜欢的The Point of No Return的旋律迂回转折处极多,犹如翻山越岭,魅影和克里斯蒂两人不安茫然的内心世界、矛盾与交锋在这个刻画情绪纠结的片段里被无限放大,张力一触即发。

 

无论是动人的旋律、浪漫的故事,还是舞台布景技术的开拓性探索、丰富的视听语言,都成为《歌剧魅影》在世界范围内经久不衰的保证。这部浪漫华丽又阴郁的作品,用超凡的想象力让梦幻成为舞台上的现实——造梦的能力如此强大,“音乐剧之王”的称号当之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