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费用无上限,门票飞快售罄还要加座的作品是哪部?

米熊电台 2020-03-25 15:07:44


全新制作的威尔第歌剧《阿依达》将在 9 月 15 日于上海大剧院隆重首演,正式拉开上海大剧院 2017-18 演出季的帷幕。《阿依达》开票后,门票不但迅速售罄,甚至还有临时加座。


前面听到谣传,本剧制作预算简直无上限,舞台编制合着一众活跃国际舞台一线的歌唱家和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合唱团、舞蹈团共 300 余名艺术家,共同来呈现这部千年前流传于古埃及的爱情传奇,想想就觉得好兴奋呢!


故事梗概


公元前1230年,埃塞俄比亚和埃及为了争夺尼罗河富饶的谷地开展。战败的埃塞俄比亚公主阿依达被俘虏到埃及,担任埃及公主的女奴。结果阿依达和她的主人同时爱上了埃及骁勇善战的大将军拉达梅斯,而拉达梅斯当然爱的是女主角阿依达啦,因此一段交织国仇家恨的三角恋爱难题就此展开......


据说《阿依达》的创作灵感来自一名考古学家的发现,据传他在孟菲斯圣殿祭坛下看到一对紧紧相拥的男女的遗骸,因此产生了无限遐想......


歌剧《阿依达》是歌剧史上浓墨重彩的篇章,所谓大歌剧的典型代表。该剧为 1871 年苏伊士运河通航之际,威尔第开罗歌剧院委约创作的一部带有浓郁埃及特色的四幕七景歌剧,于同年 12 月 24 日在开罗歌剧院举行了隆重的首演。当时的开罗歌剧院不惜重金,希望能胜过法国大歌剧(French grand opera)的场面,因此对《阿依达》的要求也是:声势浩大,以此让观众感到震撼!第二年此剧在米兰斯卡拉歌剧院演出,也是获得巨大成功。


《阿依达》的反响非常热烈,随即它就在欧洲和北美洲各个剧院以各种版本上演。其实,还有迪士尼音乐剧版《阿依达》呢


  • 意大利维罗纳斗兽场,现场有 13000 名观众,150 位乐手和 450 名演员。


  • 大名鼎鼎的奥地利布雷根茨艺术节,湖上舞台演绎的《阿依达》。


其实,早在 1998 年上海大剧院开幕时,就上演过的大戏《阿依达》,这一次的 20 周年,又会以怎样的面目展现在观众面前呢?


因为某些原因,台长无法去现场看这部宏大制作的歌剧了,不如就来聊聊它的创作者:意大利歌剧巨匠威尔第吧。


朱塞佩·威尔第(Giuseppe Verdi,1813-1901)


1813 年,出生在意大利北部隆高勒村(Le Roncole)的威尔第,人生有一个非常戏剧性的开端。当时的意大利不仅被拿破仑的军队所控制,同时还受到奥地利和俄罗斯的共同侵扰。当俄国军队到来时,村民都藏在一座教堂的里屋,结果被俄军残酷杀害;而威尔第的妈妈带着还是婴儿的他,选择了躲进教堂里的钟楼里,得以保命。


威尔第的音乐创作也始于这座教堂:他 9 岁时就在这里找到了工作,演奏管风琴。青少年时期,他被父母送到了附近布塞托(Busseto)的管风琴师门下学习,他的天才得到了当地一位热爱音乐的富商安东尼·巴列兹(Antonio Barezzi)的赏识。这位富商他让威尔第住到自己家中,鼓励他创作各类型音乐,在自家的社交沙龙和音乐舞会上表演。最后,还成为了威尔第的老丈人。


18 岁时,威尔第申请进入米兰音乐学院,因为并不正规系统的钢琴技术被拒绝。而讽刺的是,现在这所音乐学院以威尔第音乐学院冠名。



在老丈人巴列兹的资助下,威尔第在米兰通过私人音乐课来学习,他频繁旅游,观摩各地歌剧,充分吸收和学习。


那时的歌剧基本以罗西尼、多尼采蒂和贝里尼为领袖,是以歌剧中充满“美声”风格(bel canto style,意味“美丽的声音”beautiful singing),具有高度浪漫主义特征的唱段,也是代表了 19 世纪初的艺术和文学,拥有极端丰沛的情感和情节曲折的故事。这不是从前那些歌颂伟大英雄的题材,但却是当时特别受欢迎的题材。这些因素也逐渐转变了意大利歌剧,也对年轻的威尔第产生了影响。当然了,成长环境中混乱的政治环境也对威尔第的艺术创作有很大的影响,且他的一生,都是一个努力打破陈规,走在时代前列的人。


威尔第的人生,如同他的歌剧一样曲折。1840 年,他的两个孩子和妻子都去世了,年仅 26 岁的威尔第就成了鳏夫,他化悲痛为力量,不停创作。


1841 年,威尔第第一部影响巨大的歌剧《纳布科》(Nabucco)诞生,这部讲述了圣经中犹太人被巴比伦人驱逐故事的歌剧,创下当年米兰斯卡拉歌剧院票房的新纪录!


彼时,拿破仑的军队刚从意大利撤军,整个意大利半岛又回到了被外国势力控制的阶段。威尔第在《纳布科》中找到了自己的风格,宏大的气势吸引着观众的注意力,它把合唱作为主体,这一点在意大利歌剧发展中显得尤为重要。这部歌剧,让当时的意大利人民想到了受压迫的自己,其中《希伯来奴隶大合唱》对意大利人来说是一种对祖国历史和文化的认定和对过去的缅怀,不再是明星歌手演唱,而且合唱团,由“人民”来发声。这首合唱让威尔第成为了当时最重要的人物,他表现了意大利人的自豪,把全国人民团结在一起。



1951 年,威尔第创作出了《弄臣》(Rigoletto),这才达到他创作成熟的新阶段。这部歌剧原本取材于一部被禁的戏剧,讲述了法国国王宫廷中的堕落生活。原本打算在威尼斯的凤凰剧院(La Fenice)首演,但没想到当年威尼斯的审查官员如此不开放,以“道德败坏”为由拒绝它上演。不得已之下,威尔第只能将这位道德败坏的国王改为曼图阿公爵。


彼时大部分观众都认为英雄人物应该由男高音表现,而在这部歌剧中,威尔第把一个内心阴暗,品行败坏的公爵描绘英俊、优秀,还给了他精彩明亮的男高音唱段。演出一结束,这首歌大街小巷人人都会唱了。


而真正的男主角黎哥莱托,由男中音饰演,却是一个跛脚的小丑,而且本质上也算不得什么好人。他被生活的无奈腐蚀和扭曲得直不起腰来,属于他的咏叹调阴暗潮湿,充分体现了他的脆弱和挣扎。

这是威尔第对歌剧的贡献,对歌剧结构性的改革。他描绘了人性中更深刻的复杂,歌剧变成了我们现在理解的能够表达深刻情绪的艺术。像男主角黎哥莱托这样有着明显缺陷的人,因其个性深深吸引着我们,让我们更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此时的威尔第与女高音歌唱家朱塞佩娜·斯特里蓬尼(Giuseppina Strepponi)坠入爱河,但当他们回到家乡隆高勒村时,保守的天主教村民们因为朱塞佩娜从前丰富的情史和未婚生子等事迹,对她各种排挤。


威尔第本人是一个热情的共和党人,反对保守的天主教传统思想,其宽容的心态在创作上也得到了很多体现。比如其后创作的,取材于取材于小仲马同名小说的歌剧《茶花女》(La Traviata),女主角薇奥列塔是法国沙龙的交际花。


  • 《饮酒歌》中,薇奥列塔唱到:“世界上除了欢乐,其他都无所谓。”


这是威尔第第一部反应现实生活的正歌剧:薇奥列塔死于疾病,而不是死于投毒、情殇等原因。他说:「这个是一个反映我们时代的故事题型,同时也反应了他和妻子的关系。他把茶花女的背景设置在同时代的巴黎,而不是古代的某一段时间。最后,还通过薇奥列塔最后坠入爱河的经历,来探讨一个问题:“难道一个失足的女人就没有希望回复到正常生活吗?”


在另外一部歌剧作品《唐·卡洛斯》(Don Carlo)中,威尔第对滥用职权,鱼肉百姓的天主教会进行了无情地抨击。脚本改编自来自另一位大师:席勒(Schiller)的戏剧《西班牙王子唐·卡洛斯》(Don Carlos, Infant von Spanien),背景设置在宗教改革战争期间,一位有远见的年轻人波沙伯爵被西班牙弗莱明地区的暴政震惊,当他面见国王时,痛斥了这种保证。威尔第在这段描述中全然不顾歌剧形式,让戏剧驾驭着音乐。


当剧中的主教出现时,音乐散发着巨大的沉重感,威尔第把主教描绘成了一个垂垂老矣的瞎子,这就是当时的教会给人的印象,也表达了威尔第的态度。



在经过这部黑暗的作品,威尔第创作了《阿依达》(其内容在此就不再赘述)。在《阿依达》之后的 15 年里,威尔第都没有再进行创作了。因为那个时候他已早已实现财务自由,不用再为生计创作了。在这一时期,他把自己的兴趣完全转向了政治,1875 年他甚至当选了议员。


当然了,他不想创作,他的好基友是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在一直以来合作的出版商乔瓦尼·里科蒂(Giovanni Ricordi)和天才脚本作者阿尔里戈·博依托(Arrigo Boito)的密谋下,威尔第重燃创作激情,以莎士比亚的戏剧《奥赛罗》(Othello)为基础创作了一部歌剧,讲述了将军奥赛罗由于阴险的依阿古的计谋,让他相信了自己的妻子不忠,在愤怒中掐死了自己的妻子。当他得知真相后,悔恨之余拔剑自刎,倒在了妻子身边。


  • 《奥赛罗》第一幕:暴风雨合唱。威尔第用一场真切的暴风雨场面来展开歌剧世界,这一段可以说是所有歌剧中最荣耀的进场,为整部歌剧定下基调。


此时,已经 70 岁的威尔第,被莎士比亚强有力的悲剧所感动,并且在音乐表现人物性格方面的首发更加纯熟,仿佛他酝酿了多年的想法,以一种势不可挡的音乐方式展现出来。


《奥赛罗》的地位应该是对 19 世纪早期歌剧的总结,在妻子的唱段中,我们感受到旧意大利歌剧美声演唱风格的精华,然而又能从依阿古这个角色中看到歌剧风格的另一面。


《奥赛罗》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威尔第又获得了无数荣誉。当所有人都以为这位老人能安享这一成就,愉快地安度晚年时,80 岁的威尔第又创作了他的第 28 部歌剧《法斯塔夫》(Falstaff),再次震惊了所有人。


威尔第简直把全部生命投入了这次创作,用所有的天才和技巧创作了这部“喜剧”,打破了意大利歌剧所有的形式。没有咏叹调,全是对白,但都是咏叹调的结构。


《法斯塔夫》总结了威尔第的人生哲学。在歌剧的最后,他安排角色唱出:这个世界就是个玩笑,我们天生就是小丑。我们天天装模作样,招摇撞骗,只有笑到最后的人才是赢家。」


在这之后,威尔第又休息了 8 年,没有再创作。


最后,威尔第在米兰艾特德大酒店(Grand Hotel et de Milan)逝世。传闻在他弥留之际,米兰的人们把稻草铺在马路上,让马车声音减弱,为的是不想打扰大师最后的时光。


为大师送行,当年真实的历史照片。


1901 年 2 月,威尔第去世后一个月,30 万人涌入米兰,人们在大街上合唱《纳布科》中那首著名的咏唱自由的合唱曲,送别大师。在人生的最后,他成为了意大利的标志。



另外写过几篇有关意大利歌剧的文章:

1. 意大利黑帮老大杀完人,为何总说自己去听歌剧了?

2. 意大利歌剧到底是怎样一种神奇的存在

3. 我一走进歌剧院,生命里的有些东西就被永远地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