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班丨晨报学记团现场报道:上音首部浸入式歌剧《再别康桥》观众也能入剧

上海升学 2021-04-04 13:51:24



你看过的歌剧,一定是演员在高高的舞台上,你在台下仰头远观。


而本周一在上海音乐学院上演的一部小剧场歌剧《再别康桥》,则把整个剧场变成了舞台,观众就坐在一本本合着的“书”上,看着演员们在一本摊开的大“书”上,演绎着徐志摩、林徽因等人的动人故事。


这会是一种怎样的观剧体验?晨报学记团的学生记者们在首演前一天前往探班,请看他们发来的报道。


报道一



晨报学记团学生记者路博韬、赵宏辉(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系)采访报道



报道二


在深秋,遇见康桥


晨报学记团学生记者  薛艾仪

(华二初级中学初二)


走进剧场,奇特的布置令我们眼前一亮。举目所至皆是一本本两人高的巨“书”:《一首桃花》、《哭摩》、《形式逻辑》……剧场的正中央,一本翻开的大“书”躺在地上,上面写着“再别康桥”。



淡淡的蓝紫灯光下,同学们就坐在“书”的阶梯上,民国时代的遥远记忆似乎触手可及。这是剧场?不敢相信!


随着一位朗诵者上场,拉开了演出的帷幕,他,就是金岳霖。没有话筒,没有观众席,仿佛,我也是故事里的一位过客,或者就是人物的朋友。我不是观众,我是那段往事的经历者。



往事就在眼前复活了,苏醒了,带着我们一起欢笑,一起哭泣……仿佛眼前就是康桥,天边就是虹,就是徐志摩、林徽因在英伦的诗情画意。


又仿佛是旧时的上海滩,灯红酒绿,失意的陆小曼如罂粟般妖冶凄美。又仿佛是古老的天坛,回音壁旁,梁思成怀着壮志豪情,陪伴着心爱的姑娘。


又仿佛是红枫漫野的香山,如梅似兰的林徽因,玉洁冰清,才情傲世……当然,更仿佛是银机坠空,志摩不幸罹难,沉甸甸地压在心头,压出泪流……



可,等演员谢幕了,我才反应过来:哦,现在才是现实,刚才的一切都是一场旧梦——惆怅而迷惑。亦真亦幻,这就是浸入式的小剧场,本来就不分台下台下,何来演员观众之分?


其实明天首演,今天是去看彩排的,结果没有想象中的演员忘词,导演叫停等场景,已是一台完美的演出。多了和演员的交流,可以问演员各种问题,谈感受,提建议。



很荣幸能够成为上海首批体验小剧场歌剧的观众之一。我们学校一直去保利大剧院看演出,场面宏大,但这次经历让我对歌剧艺术有了全新的认识,深深体会到了艺术不该有那么多的旁观者,艺术应该让普通人成为参与者。


在深秋,遇见康桥,是一种幸福。


报道三


夕阳下的诗意

——小剧场歌剧《再别康桥》剧评


晨报学记团学生记者  张书妍

(静教院附校初二)



悠扬的乐声中,年迈的金岳霖在夕阳下蹒跚走近林徽因的墓地,喃喃自语,诉说衷肠,由此引出曾经发生在徐志摩、林徽因、梁思成、陆小曼等人之间的爱恨纠葛。


全剧除去引子和尾声,大致呈现了五个故事片段:林徽因与徐志摩为迎接泰戈尔访华,共同出演泰戈尔的戏剧《齐德拉》,徐志摩向泰戈尔倾诉对林的爱恋;林徽因最终选择与梁思成出国留学,共习建筑学;婚后的徐志摩和陆小曼在上海生活,却志趣各异矛盾重重;徐志摩与林徽因在北平欣然重逢,回忆英伦往事;徐志摩不幸早逝,众人感怀。


最后,全剧又回到夕阳下,老金独自一人惆怅惘然。



几位演员表现的角色个性十分鲜明,徐志摩的感性与对诗歌的热爱,林徽因的灵气与对建筑学的贡献,陆小曼的妖媚与对纸醉金迷的贪恋,梁思成的憨厚与对林徽因的体贴,都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剧中对白歌词多数是徐志摩诗歌散文中的句子,意境隽永而朗朗上口,演员的全情投入,令我沉醉其中。



据说这是第一次用小剧场浸入式的形式来致敬徐志摩先生,确实别具创新。整个剧场的舞台部分使用一本摊开的书和两个部首组成,周围的布置也是采用一些书本做成台阶,书脊上都是几位主人公的作品名称。所有的这些都和徐、林、陆等人的文人身份息息相关,相得益彰。




这是晨报学记团学生记者的第一次探班采访,吸引了70多位大中小学生报名参与,其中民办华二初级中学的20多位同学组团前来。


当天,小记者们不仅近距离地感受了一部创新的歌剧,还看到了最真实的演员排练状态,更加体会到“台上10分钟,台下千年功”的不易。还有小记者鼓足勇气,当众提问,完成了一次自我的突破。




 本文摄影:陈冬莉



注:本文系作者原创,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陈莹 执行编辑:张骞

联系邮箱:shanghaishengxu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