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文伟首演壹乐团现场客堂!独一无二的耳机演奏会第二场来了!!!

聂小欠儿 2020-01-13 11:25:21





       2016年7月16日周六下午,我的挚友——汪文伟,将在壹乐团现场客堂担任第二场耳机演奏会的主角。这同时也是国内第二场专为耳机听众举办的现场即兴音乐会。


        上世纪我与老汪初识的地点是华亭路,当时那里是魔都最著名的服装集市。那时的我,戴着一顶哈雷皮帽子,披着摇滚的外貌正受雇于肤浅的流行音乐唱片工业,这么自我矛盾地活着的人,是不会对这次初识有明确的记忆的。我只记得,他是个故意包裹着足球流氓外形的腼腆的同龄人而已。       

        但我现在才知道,他曾经可以等到成为一个腰缠万贯的雕塑家后在华亭路集市消亡后才初识我……因为那时华亭路的某栋豪宅是他的家,我被一个艺术经纪人介绍去与他商议合作全世界第一部雕塑音乐剧……

        而为什么我俩必须在各自没有找到各自的自我的时代相遇?



         这问题很荒谬,也很深奥,因为深奥与荒谬并没有区别。当你认为一个深奥的人很荒谬,同时也就等于认为这个荒谬的人很深奥。这道理人人都明白吧。











         2008年夏天,我开始离开我的雇主——流行歌曲PS业。终日躲在咖啡店里写小说的我与老汪第二次“初识”,而这次“初识”,才是真正的初识,也是客观的相互初识。



         让我们更进一步回到客观,介绍一下汪文伟的音乐历程吧:老汪是上海的音乐人,曾任水晶蝶乐队、超级市场乐队吉他手,李泉乐队长期唯一合作的电吉他手,并发表多张专辑。在18岁成立了自己的第一支乐队以来,就以鲜明独特的演奏方式和标志性的吉他音色被乐届公认。而我,把他这一独特的演奏方法称为“画笔演奏法”。他对”音乐与自我”的颠覆性是明显而巨大的。

       老汪,也是我唯一亲眼见过的用画笔演奏的音乐家。我忠实地说:在聆听他的即兴作品时,他的吉他拨片和木吉他这两样最具体的东西,从未在我的耳朵里明显地呈现出来过。 我说的这种呈现,是指心听觉的呈现而不是人耳膜感受的呈现。我举个简单的例子你们就能了解这点!发烧友对一根万元电源线的听觉感受就来源于心而非人耳本身对脑部形成的反应。这也是我所说的呈现。谦虚而客观地反过来说:汪文伟的吉他声远远小于他的心声。在这个爱的缺失年代,能用心来创造音乐的人类确实已经屈指可数,在每个时代,心声大于物理原始状态的声音被称之为音乐,能能用独特方法创造这样的音乐的被历史称之为音乐大师。老汪创造他的音乐宇宙用的是画笔而不是什么旋律和声技法。创造音乐的同时,他的心在与气场共振交汇着,此时他的大脑对大部分具体传统技法已经不削一顾,因为以这一切传统技法表达爱他可能在前世,和再前世以及历练数次……他曾是一个雕塑家,他曾是一个诗人,他曾是一个作曲家……但!这次,他是个用心指挥画笔的音乐家!这宇宙的游戏就是如是安排着我们,安排着您和我的命运……



         老汪常说的一句话涵括了他对现实的领悟:用内世界,有多远,你远!


       


     汪文伟首场耳机演奏会听众限定20名,每位入场金额200元,VIP入场金额300元并获当天演奏会的高保真24BIT96kWAV文件 

演奏时间:2016年7月16日下午。三点入场,三点二十分准点开始,分三个章节,每个章节以一炷香计时。

我们的耳机演奏会仍然由“知音堂”“耳机与生活”资助这些耳机奢侈品,当然,每次他们提供给听众聆听的耳机除了贵得惊人,其他很少有雷同之处。但可能是为了我个人的嗜好,ultrasone的产品是少不了的,因为我不是广告人,其他具体品牌就不一一抄写了。部分照片如下:



演奏会地点

上海市浦东新区三林街道     中林街65号 松卢 

(老街修路工程已结束,请任意免费停车哈哈)

       购票方式如下:

1,直接转账支付宝shimo509@163.com   请注明耳机演奏会

2,熟识的朋友也可直接与音乐家汪文伟、胡子哥、郝连公子、CK和我本人微信转账汇款购票。



         另注:本人将担任当天演奏会的制作人兼现场耳机混音师。届时,2016年6月18日我本人首场耳机独奏会的高保真混音文件将发送给已经购买者及即将购买者的邮箱,混音文件文件单独售价132元人民币。欲购正版支持我们,请设法直接联系我本人。

 
                     


                                      文:聂小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