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演到底多烧钱?:一份巡演28天的国外乐队收支清单

道略音乐产业 2019-11-14 09:48:56

提示点击上方"道略音乐产业"免费订阅本刊


前言:本文由Jack Conte撰写,身兼乐队成员及创业公司CEO的他给大家带来了乐队一轮巡演的收支状况,数据精确到每一类主要开支与收入。通过本文,你看到的不仅是国外独立音乐人或是乐队巡演的财务状况,更能从后续的文字中读到独立音乐人的生存现状,其实国内国外大多数时候都一样

——“独立音乐人,作为需要不断创新的艺术家,正不断寻找得以谋生,得以继续音乐创作的生活。我们画网络漫画,撰写文章,编码游戏,录制播客。许多人都不知道我们的名字和面孔,我们也登不上各大杂志封面。既不富有,又无大名气(但都凑合),正是现在音乐人的生活状态。

下面就来看看这支名为Pomplamoose的独立乐队一次巡演烧了多烧钱?到底赚到没有?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投资?巡演之后有什么收效?

Pomplamoose刚完成了为期28天的巡演,穿行了23个城市进行了总共24场演出。Nataly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多的观众参与演出,这真的很棒。我们卖出了将近10万美元的门票并与观众尽情狂欢了1个月。旧金山菲尔莫中心的那晚更是卖出了1129张门票,那会是我永远铭记的。

我们的歌迷总是反复问道:创造一支乐队是什么感觉?尽管这是每支乐队都会面临的提问,但Pomplamoose对此的回答却是:乐队,是挺荒谬的事。

在继续本文时,我还要额外插上一段。Nataly和我都以能创作音乐为生而感到幸运。能玩乐队是一件梦想成真的事情。但是创造乐队并不足以描述Pomplamoose。它应该是正在创造的,Pomplamoose并未完全达到我们所希望的形状,所以我们仍每天倾尽所有的持续创作。

运作独立乐队是门无穷尽、利润低且让人不心安的小生意。为了能计划和执行我们的整个巡演,准备是必须提前几个月进行的。在门票售卖之前我们就得处理好风险的债务问题,完成预订酒店,租借灯光,货车,拖车,购买乐器包箱等等事务。

所有的这些投资都需要我和Nataly提前准备好。由于没有厂牌提供巡演支持,所以我们只能将花费存在自己的信用卡上。一张存了17000美元另一张存7000,并且希望这些都能在巡演后通过门票收入赚取回来。

一旦巡演开始,我们将每周都为乐队和团队成员支付一定费用。乐队(4名)和团队(一名调音师和巡演经纪人)每周都会花费我们8794美元,整个巡演下来合计43974美元。

我们自己建立了巡演预算并算出了收支模型。但由于之前都从未建立过相关财务模型,所以只能尽所能做到最好。但最终的六个预算费用指标的计算只算勉强合格。

我们最终为巡演的制作与执行支出了147802美元。

那么这些花销都去哪了呢?:

支出

$26450

设备:器材租金,灯光,灯光控制台,货车租金,拖车租金,航空箱。

$17,589

食宿:标准间双人床,一晚4间房。最佳西部标准酒店,没什么特别的。巡演的28晚住房加上一周排练。

$11,816

交通:油钱、机票、停车费——42尺货车的停车费真不是盖的!

$5,445

保险:万一在跳水等运动时出现伤害呢

$48,094

工资加每日津贴:每日津贴是给每人每天的用餐补贴。

$21,945

周边成本:推广费用(旧金山电台广告,Facebook广告及场地广告),日常用品,快递费用。

$16,463

佣金我们出色的巡演经纪人也是需要一笔佣金来帮我们预约演出的。它们值得如此费用——预约一次持续四周的巡演可不是个轻松的工作。所以经纪人既有薪水领也有佣金拿,也是他才帮我们得以完善财务问题,将巡演完美举办并让我做出这份分析报告。而我们的律师Kia Kamran,则使用佣金帮我们了解这场巡演的花销多少。他是这一预算统计的关键人物。

幸运的是,Pomplamoose还是赚到了足够的钱以抵消开支。让我们来看看巡演收入吧:

收入

$97,519

门票:亲爱的歌迷们你们真是太棒了,你是我们得以巡演下来的支撑,我爱你们。总的来说,72%的收入来源于你们购买的门票,真心感谢!

$29,714

周边产品:包括帽子,T恤,CD,海报。这达到了我们收入的22%

$8,750

来自联想的赞助:是的就是联想!它给予我们三台笔记本(用于舞台灯光)以及一份虽少却有份量的现金,感谢他们帮助独立音乐的心以及对我们的支持。很多人认为与品牌的合作就是出卖自己。我认为有这些想法的人不过是业余音乐人而不是真正以音乐为生的人(或者是有钱得不需要任何别人支持的音乐人)。但只要你是以音乐为生的独立乐队,一次巡演赞助可是给濒临绝望的你的一份有力的强心剂。

结算

将全部算起来,总收入为135983美元而总开支为147802美元。

所以我们损失了11819美元。

但这并不是个沮丧的故事。我们知道这会是一次昂贵的尝试,但仍旧选择了这次投资。我们本可以就两人乐队的身份进行巡演,这可以省去不少于50000美元的花费,但是在舞台上能以Pomplamoose名义带来疯狂的摇滚演出也是十分重要的。我们希望能被演出地再次邀请,并能在下次演出收获更多的粉丝。所以这些损失是对未来的投资。

巡演结束后,Pomplamoose变得更好了:我们的赞助商通过Patreon页面按$6326/MV的价格给我们支付了报酬;每月我们的音乐都通过iTunes和Loudr获得$5000收入。而扣除花费后(制作MV需要相当一笔花费),Nataly和我相当于通过Pomplamoose获得了每月$2500的工资。而剩下的则继续投入乐队或存起来以便下次巡演花销使用。

2014年我和Nataly从未在周末休息过,每月发行两部制作完全的MV甚至比全职工作还要辛苦。由于Pomplamoose没有乐队经理,所以Nataly在巡演时充当后勤人员。除此之外我们还录制并发表了一张全长专辑。MV摄制从早上9点开始,达到凌晨2点才结束,这是必须的工作量而不是预期的。

发布这些令人不安的统计数据并不是为了劝阻人们不要再做职业音乐人。相反的这仅仅是尝试吸引更多人关注这一职业艺术工作的状态。

我们正进入一个全新的历史: 不管是连饭都不下还是富得流油,都不再是音乐人生存的两极状态。

YouTube现在有上百万的活跃注册伙伴(同意在自己视频里插入广告以获得收入的用户)。在那创新一代已不再浮现。而现在的音乐产业却依旧创新。

独立音乐人,作为需要不断创新的艺术家,正不断寻找得以谋生,得以继续音乐创作的生活。我们画网络漫画,撰写文章,编码游戏,录制播客。许多人都不知道我们的名字和面孔,我们也登不上各大杂志封面。既不富有,又无大名气(但都凑合),正是现在音乐人的生活状态。

我们永远徘徊于流行与非流行之间,并时刻怀揣着最大的音乐梦想。我们不在创造,我们正在创作。(作者:Jack Conte 来源:digitalmusicnews、音乐人攻略 翻译:THE E.N.D.编辑:能小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