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大师们的最后一部歌剧都写了什么

上海大剧院 2019-11-11 06:42:06

作曲家以音乐与世界沟通,神奇的是,不论他们逝世多久,只要乐谱还在,当下的人们仍然能读取他们的思想。


如果在他们一生留下的众多作品中,只能选择一种来认识其人,作为古典音乐集大成的艺术形式,歌剧无疑是上上之选;如果只能选择一部歌剧,作为绝笔或封笔,往往被赋予太多意涵,那么——

 他们的最后一部歌剧都在说些什么? 

莫扎特⊙《魔笛》

德国柏林喜歌剧院出品|上海大剧院2015.9 ©齐琦

♬点击上方收听:《魔笛》选段“我是一个快乐的捕鸟人”


《魔笛》讲述王子塔米诺在太阳神庙与夜女王之间分辨善恶,解除世界诅咒,经过层层考验最终与帕蜜娜公主共同统治世界的故事。这部作品拥有丰满的音乐与人物形象,说它是莫扎特歌剧写作的集大成者并不为过。贝多芬认为,这是莫扎特最杰出的一部歌剧。


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杨燕迪曾写道:“当时的莫扎特已病入膏肓,经济拮据,常常依靠举债度日,生活陷入一片昏暗。困顿之中的莫扎特,却沉浸于《魔笛》晶莹透明的神话世界,在其中呼唤和向往理想的人类天国——博爱、宽容、平等和自由。届时,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已近终结,莫扎特的《魔笛》因此成为启蒙精神在音乐创作中的总结性表现。”


莫扎特去世前在音乐上进入到一个难以用语言形容的‘神界’:单簧管五重奏、单簧管协奏曲、最后一首钢琴协奏曲、最后三首交响曲等著名器乐杰作均是无与伦比的代表。但这种“晚期风格”在《魔笛》的音乐中达到了最完美透彻的体现:安祥明净、高洁单纯,旋律的纯粹与晶莹的配器交相辉映,温暖的和声以丰富的对位作为支持。”


柴可夫斯基⊙《叶甫盖尼·奥涅金》

马林斯基剧院制作|上海大剧院1999.10曾上演旧版 ©Mariisky

♬点击上方收听:《奥涅金》选段“波罗乃兹舞曲”


1877年5月,柴可夫斯基开始基于普希金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创作歌剧。同年7月,柴可夫斯基与莫斯科音乐学院他所教授的女学生结婚。

 
接下来本应该甜蜜美好的新婚生活,对柴可夫斯基来说却是噩梦一般的折磨。原来,女学生当初对柴可夫斯基苦苦追求,甚至不惜以死相逼,令柴可夫斯基非娶不可。结婚后,“柴太太”的脾气依旧火爆偏执,
使柴可夫斯基在精神上遭受了重大的打击,几乎神经错乱,甚至企图自杀。


1877年7月底,柴可夫斯基留下妻子,独赴亲人庄园度假,方能安心创作。终于,1878年1月,歌剧《叶甫盖尼·奥涅金》诞生。


奥芬巴赫⊙《霍夫曼的故事》

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制作|上海大剧院2016.8 高清放映 ©Met Opera HD Live


♬点击上方收听:《霍夫曼的故事》选段“木偶之歌”


《霍夫曼的故事》是奥芬巴赫晚年倾注全力谱写的一部巨作,却也是他唯一一部未完成的歌剧。后来由他的知己吉罗把未完部分补笔后演出。据为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撰写简介的托马斯·梅说,这部歌剧:“在奥芬巴赫生命的最后几年中占据了他全部的心神,其过分努力的程度……使它从令人痛苦不堪的风湿病直接加速到其61岁那年的死亡。


这部作品讲述了诗人霍夫曼与三位奇女子的不幸爱情:一位是机器娃娃,疯狂跳舞导致零件脱落而“死”;一位是久病不愈的少女,唱歌泣血而忙;最后一位交际花,偷走了霍夫曼的影子后与别人私奔。这部作品不仅非常好听,因为故事奇异,搬上舞台时导演也往往以夸张的布景和服化渲染奇异的气氛,可看性极强。


比才⊙《卡门》

上海歌剧院制作|上海大剧院2014.2

♬点击上方收听:《卡门》选段“序曲”


1875年3月3日,比才《卡门》在巴黎喜歌剧院首演。出乎作曲家意料的是,观众们对首演的反应非常消极,不论普通观众,还是专业乐评人,到处骂声一片。以歌剧天才著称的卡门,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一病不起,于三个月后逝世。

 

《卡门》讲述了烟厂女工卡门与另外两个男人的感情纠葛。由于大量底层人物(如士兵、小贩、斗牛士等),以及“低级庸俗”甚至残忍的场景(如女工吸烟、泼骂,算命,走私,决斗等)的出现,使得当时的观众认为,这部作品“极其伤风败俗”。

 

虽然这部作品首演时并没有获得什么掌声,然而如今,它却是上演率最高的歌剧之一。


贝里尼⊙《清教徒》

©巴黎歌剧院(巴士底)制作

♬点击上方收听:《清教徒》选段“我注视着你”


贝里尼是19世纪意大利歌剧三杰之一,生于西西里岛。1835年,年仅34岁的贝里尼离世,留下最后一部作品——歌剧《清教徒》,从此后世之人只能从他的作品中仰望这位大师。

 

《清教徒》讲述英国资产阶级革命期间,保皇党塔尔博特与清教徒城主女儿艾尔薇拉破除各种阻碍,最终得以成婚的故事。这一作品展现了贝里尼艺术创作更广泛的可能性,几个世纪过去,人们仍在惋惜着感叹,若贝里尼能再继续创作几部作品,整个歌剧世界的版图也许将会就此改变。


尽管歌剧《清教徒》并非贝里尼的经典之作,但它所向披靡的精彩演唱令这个作品能够屹立在贝里尼歌剧丛林乃至整个传统美声唱法歌剧之巅。


音乐大师们的最后一部歌剧并非垂垂老矣,相反天马行空的剧本与丰富的音乐却讲述了只有年轻的心灵才能体会的世界:行动大胆直接、爱情坚贞倔强、理想雄壮高远。


这些作品在在几百年后的今天,经历了历史的检验,仍然保有活力。它们持续在世界各地上演,甚至是一线歌剧院的保留戏码。


9月11日上海大剧院,来自萨尔茨堡艺术节的未来之星们,将以精湛的技艺穿越时空,将上述音乐大师们的最后一部作品选段搬上舞台。


来源:汉唐文化国际音乐年 编辑:Maurice


以年轻的声音复兴音乐大师们向世界最后的真善美宣言

详情请点击下方图片


走进大剧院——汉唐文化国际音乐年

来自莫扎特故乡的贝尔康多

萨尔茨堡艺术节“青年歌唱家项目”专场音乐会

时间:2016.9.11 19:15

地点:上海大剧院大剧场

票价:全场 ¥80


长按二维码即可购票,若微信平台售罄,可参考文末热线、官网等方式购票

 “贝尔康多”来自意大利语bel canto,是美声唱法之意

来自萨尔茨堡艺术节“青年歌唱家项目”的青年艺术家,将在本场音乐会中演唱选自多首歌剧的经典选段,涵盖莫扎特、威尔第、比才、罗西尼等音乐大师的歌剧杰作。这些作品跨越了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这两个西方歌剧发展的黄金时期,涵盖独唱、重唱以及领唱与合唱的演唱形式。


曲目

《你们可知道什么是爱情》

选自《费加罗的婚礼》


《你赢得了诉讼》

选自《费加罗的婚礼》


《爱人啊,快来这里》

选自《费加罗的婚礼》


《那些坠入爱河的男人》

选自《魔笛》


《这位还是那位》

选自《弄臣》


《亲爱的名字》

选自《弄臣》


《在塞维利亚城墙边》

选自《卡门》


《母亲的来信》

选自《卡门》


《我没说什么让我害怕的》

选自《卡门》


《啊!我将永远失去你》

选自《清教徒》


《青春,你飘向何方?》

选自《叶甫盖尼·奥涅金》


《美丽的希望之光》

选自《赛密拉米德》


《不再独自坐在路边悲伤》

选自《灰姑娘》


《在圣殿深处》

选自《采珠人》


《我要生活在梦里》

选自《罗密欧与朱丽叶》


《船歌》

选自《霍夫曼的故事》


《饮酒歌》

选自《茶花女》


曲目最终以现场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