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将传世歌剧《图兰朵》带到西安,为这个城市又创造了一个历史

开个腔 2020-01-13 08:31:37


 ▼     


曹彦,古典音乐与舞台艺术爱好者,西安音乐厅总经理,西安交响乐团总经理,打造了西安国际音乐节品牌等系列活动,为西安引进了一大批具有国际视野和顶级水准的演出。

Season 1 · 采访手记


喜爱古典音乐与戏剧演出的西安人算是等来了好时代,作为西北地区最顶级的音乐厅,西安音乐厅官网上目前有100多个项目、200多场演出同时在售,演出场次已经排到明年2月,其中包括《图兰朵》、捷杰耶夫与慕尼黑爱乐乐团、《战马》、台湾优人神鼓等享誉世界的顶级演出与团体。


7月1日,这些在即将建成的陕西大剧院的演出宣布开票,一千余名观众排队等候,看起来像在庆祝一个节日。


7月1日“陕西大剧院开票日”现场

但是,让我们把时间轴拉回到二十年前。那个时候,文化底蕴深厚的古城西安,并没有一个专业性的演出场地,生、噌、硬、倔的西安人,刚刚接受着流行文化的洗礼,却依然在一声吼的秦腔中寻找归属感。


就在那个年代,曹彦作为音乐电台的工作人员,率先接触到了流行音乐、古典音乐等各种类型的演出。凭借对演出市场的原始热爱和精准判断,曹彦一头扎进这个完全空白的市场。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做着赔着,赔着做着。”这是曹彦最早期接触这个市场时的状态,“太茫然了,这个行业完全没有人干”,就像是在茫茫雪地中行走,没有人告诉她下一步该如何行进。但即便市场环境如此恶劣,曹彦也丝毫不想降低心中对古典音乐及戏剧的审美标准。


最早引进音乐剧进西安;首次将现代舞艺术引进西安,推出华人现代舞艺术典范“云门舞集”之《行草》;首次在西安引进香港先锋话剧作品《包法利夫人》……曹彦告诉我:“我们那个时候做原版《猫》,成本要600多万,超级无敌贵。”


英国原版音乐剧《猫》


“为什么要在一开始就引进那么高质量的戏剧?”她说:“好看啊!”在她眼里,这个问题简单的不值得回答。“完全是赌博的心理,不知道钱在哪里,只能靠一张张票卖出来。你只干这个,只会干这个,遇见好的项目你干不干?”


就是这样的偏执与坚持,在20年后的今天,西安音乐厅已经成功运营7年。从1997年西安每年只有十几场古典音乐演出,观众最少时台下只坐两三个人,到如今西安音乐厅每年演出量已达300多场,收获了180万人次的观众,微信公众号粉丝人数也逼近10万越来越多的西安人,将去西安音乐厅看一场高水准的演出,变成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


但是曹彦没有打算停下来,她的“野心”不止于此。已经落成的陕西大剧院,十月正式启动了开幕演出季——

总计69组艺术家及艺术团体,

121场演出,外加24场大师课

来自17个国家地区的

超过1000位艺术家共同参与



单就开幕大戏《图兰朵》来说,邀请当今世界炙手可热的歌唱家,西安音乐厅的合唱团、交响乐团与意大利团队跨国合作,曹彦笑称“连一个灯光师都需要看懂五线谱、会说外语。”


拥有自制国际歌剧能力的,除过陕西大剧院就只有国家大剧院;而以自制歌剧开幕的大剧院,放眼中国前无古人。曹彦和她的团队,又为西安创造了一个历史。


直到现在,曹彦依然每年在全世界参加最顶级的艺术节,欣赏百余场最前沿的演出,学习,交流,引进。“您身上是不是有一种使命感?”她只是淡淡的说:“没有,我就是一个搭台的”,“全世界做剧院管理的那么多,现在我们奋起直追都不知道在哪儿,所以我们不可能是因为有使命感,而是因为差距太大,我们想变得更好”。


一座剧院,应该成为一个城市的精神堡垒,是一个城市欣赏世界先进文化的窗户。曹彦,用自己二十多年的时间,帮古城打开了这扇窗,也为这座城市培养了难以计数的艺术爱好者。采访结束,曹彦匆匆离开赶往下一个工作地点,在陕西大剧院成为世界表演艺术中心之前,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

Season 2· 采访实录


冥冥之中是安排好的

Q:您生活和工作投入精力的占比是多少?

A:我的工作和生活是一回事,我从来没分开过,这就是我的爱好,我干的就是我喜欢的事儿,所以很愉快。


Q:您最早的音乐爱好源自哪里?

A:小的时候学过钢琴,但是只学过一点点,学的不好。


Q:什么样的计划或机缘,让您从职业发展上选择了这个领域?

A:是机缘吧,冥冥之中可能是安排好的,反正人的命就是这样,从小也喜欢,上高中的时候也爱折腾这些事,后来就从事了这个事。

 


次次都是疯狂的

Q:这些年做过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

A:次次都是疯狂的,因为一直要挑战。我们做原版《猫》的时候好贵啊,成本就要600多万,超级无敌贵。我们那个时候就赌,这个城市能不能卖掉?为什么很多音乐剧要出中文版,因为中文版成本低,而原版都非常贵,所以我们一直在挑战。


Q:预期和真实落差最大的一次是?

A:有赔有挣,项目太多了,我们一年做几百场,记不住。但是现在这个状态已经不像过去了,现在项目引进的时候就知道要赔,我只是算赔多少钱我能承受。


智商不太够

Q:在这个过程中,是什么动力在坚持?

A:有病,没啥动力,智商不太够。这事没有理由,很多人执着于一个行业,真的没啥理由。冥冥之中你就喜欢,坚持这个词一般都是说给傻子听的。


Q:是否是某种使命感在驱使?

A:多大的使命感也谈不上,但是觉得如果做了就要做好。使命感是额外赋予的,是外人赋予的。全世界做剧院管理的那么多,现在我们奋起直追都不知道在哪儿,所以我们不可能是因为有使命感,而是因为差距太大,我们想变得更好。



上帝比较眷顾欧洲

Q:你认为全球音乐氛围最好的城市是哪里?

A:欧洲绝大部分都很好,哪怕是东欧一些不太发达的国家。


Q:好在哪里?

A:整个艺术形态。上帝比较眷顾欧洲,是整个世界艺术的核心,人的素质、经济支持、演出场次量……比如看目前上海的文化市场,比我们好在哪儿?那就是都好。


Q:现在的西安,和您刚入行时候相比,人们对艺术接受有什么不一样?

A:天地之差。这个也是要综合来看的。比如现在有专业场馆了,大剧院马上也要开,有了专业的运营团队来做专业的演出,每天都有演出,这就需要有人来支撑,相对观众群也扩大了,大家看待这个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了。

 


拼命努力是因为自己的危机感很大

Q:如果北京、上海、甚至维也纳也要你去做类似的工作,你会怎么选择?

A:我最后悔留在这个城市,又爱又恨。我自己酷爱这个行业,生活在这个城市是有问题的,因为绝大多数好演出看不到。但是好演出对于这个城市的接受度又有限,绝大部份顶级的演出没有办法引进。现在有非常多非常好的演出是很小众的,这些东西才是真正前沿、有真正的艺术创造力。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不会留在这,我喜欢的东西在这个城市是最缺乏的。


Q:但是您确实影响或者带动了它的发展?

A:因为我知道它差在哪儿,知道它有多差。我做的好是因为这个城市的表演艺术整体市场太差了,显得我自己好。


Q:您把演出引进西安的时候,会怎样把那道关?

A:我们不会把最当代、最前沿拿来的,怕大众接受不了会走进死胡同。但是我们未来也会做,我们会一点点推进前卫的东西。


Q:您做了这么多年,看西安的文化市场改变了,会不会有一种骄傲和自豪?有啊,有时候会有,所谓的骄傲和自信是给自己力量走下去。拼命的努力是因为自己的危机感很大,但在这个危机感中间,可以盲目自信一下。有时候一场音乐会很优秀,或者我们的市场做的还不错,在全国剧院还能排前十……这种东西会给你力量。

 


培养市场而不是哗众取宠

Q:大剧院马上要开了,开幕大戏《图兰朵》的看点在哪?

A:歌剧是古典艺术王冠上最大的宝石,集所有的艺术形式为一体,能达到这种世界顶级水平的制作对我们乐团的要求也很高。我们这次是和意大利跨国合作,所有的主唱都是世界超一线的,也请了非常好的指挥和合唱指挥,要达到世界一线的歌剧制作水平,我们的合唱团从过完年一直排到十月份,就为这一个剧。

我们这次跟国际最一线的演员合作,如果我们的合唱团和乐团跟不上是合作不了的。我们交响乐团已经成立五年了,之前做歌剧也有三年,我们才能做到顶级制作,并不是一时拍脑门做的决定。


Q:为什么要定这么高的标准?

A:全中国未来都得走这条路,全世界的剧院都是这么做的,这很正常。有两个原因,你接别人演出演完就走了,而自己的可以复排,道具、舞美、版权都是你的;另一个原因是你长年置身于培养这个市场,这是培养市场而不是哗众取宠的办法,一个剧院扎根于一个城市必须这么干,不干反而是有问题。

 

·  开 个 腔 吧 ·


留言说说你觉得对西安有影响的人、事、物


 · END · 

| 你或许还想看 |

(点击图片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