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剧LA BOHEME《艺术家的生涯》

人海欧洲 2020-06-23 07:36:46

平淡生活,平淡写录,在欧洲的人海里
写给与我心灵相通的人。
·






[ 简妮情感 ]


写于 2005-07-14

总是感觉从某个年龄起,就不会再轻易地流泪了。面对现实生活已经开始有一颗平息的心。可是,有时候还是会轻易地被某个故事的情节感动,而流下泪来,看影视剧也好,歌剧芭蕾也好,或者是读一本好书。

今天在网上见到安琪的时候,和她说到前天看LABOHEME(中译名字是《艺术家的生涯》)看到流泪,她在那边敲出两字传给我:装的。看到的时候自己都笑出来,就是,现实生活中已经很少有值得我们落泪的事情了,而为了一个杜撰的故事流泪,就是件更无谓的事。

可是还是喜欢那一场LA BOHEME。

在巴黎一所破陋的阁楼上,圣诞的夜晚,诗人鲁道尔夫、画家马彻罗、音乐家索那和哲学家科林,四个贫困的艺术家在燃烧诗人鲁道夫的文稿取暖,并且弄来了食物,高兴地笑闹,然后决定去酒吧聚餐。其他3人先行一步,留下鲁道尔夫一人。绣花女咪咪来敲门借火点蜡烛。他们两个人一见钟情,鲁道尔夫动人的咏叹调《冰凉的小手》和咪咪委婉的《人们叫我咪咪》就是出现在这个片段。这是他们初次的相遇,初恋,就是这样随着歌声象一朵清晨沾满了露水的玫瑰在黑暗的剧场里妩媚而新鲜地盛来。

数月后,咪咪和鲁道尔夫之间的关系却已经濒于破裂。那朵爱情的花开始枯萎。咪咪得了严重的肺病,鲁道尔夫在自责的同时发现原来在贫困的面前爱情是脆弱的,他变得那么无能为力。他们艰难地商量,决定拖到春天的时候再分手。

等到春天,咪咪已经预感到死亡。她拖着病体坚持着来找鲁道尔夫。这个时候的咪咪和鲁道夫的歌声委婉和凄楚,穿透了黑暗的剧院。他们回忆他们的爱情,那最初的相遇。一道道流血的伤疤,揭开的时候是那么的柔软和疼痛。看到这里的时候,虽然知道只是一个故事,还是,还是忍不住地落下泪来。女人的生命如同一场花期,败落在和她相爱的人的手里。然而在生命的尽头,内心深处的爱情和留恋,还是要讲给那个已经离开她的男人听。咪咪终于安静地死在爱人的身边。鲁道尔夫悲痛欲绝。

掌声响起的那一刻,想起的却是很久前的某一年,为了爱情义无反顾辞职来广州投奔深爱的男友的璇子。文化中心正在上演最后一场歌剧茶花女,坐在身边的她突然泣不成声。她和那个男人在一场激烈固执的争吵后分手,他从此百般回避而消失。现实有时候远比故事残酷和冰冷。

歌剧的最后,咪咪的歌声里传达出来的绝望是能够体会的。

很喜欢演员谢幕的时候舞台上突然变换出来的布满向日葵的田野,满眼灿烂和明亮的金黄色。一场幼稚脆弱的爱情终於结束。

不知雨是什么时候开始下的,歌剧院的玻璃门外满眼都是在雨中溢采流光和不停转动的游乐场。推门出去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恍然,分不清楚那个世界是真实的,那个是虚幻。

和盖瑞挤在一把伞下面去等车,街头车站的雨蓬下,有三个音乐家在演奏优美的小夜曲,在这个接近11点的雨夜里,那声音忧伤而寂寞。

那个晚上回到家。盖瑞因为白天要上班很累,很快睡下了。这个温情的男人,他从来没有询问过我的过去,却负担了我的现在和未来。我轻轻地亲吻他的脸颊,看着他酣睡的样子,告诉自己是他给了我幸福和安定。LA BOHEME是他在生日的那一天给我的惊喜。

没有开灯,我坐在电脑前赶完一个文件以后,在邮箱里搜寻璇子的名字,点击查看她不久前发来的消息和照片。她现在很好,回到了家乡南昌,过着和我一样稳定幸福的生活。

我微笑着关上邮箱,选择关机,幽兰的屏幕发出轻微的响声,然后熄灭。

时间终於抚平了一切。


源自简妮真人在北美文学城的博克

http://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13/

说明

[ 人海欧洲 ] 所用图片来自网络的分享,版权归图片摄影师。文字为[人海欧洲]编辑,仅限交流学习, 不作商用。



我的文字,甚为平淡,用来献给与我心灵相通的人。以文会友


长按二维码关注 [ 人海欧洲 ]


更多欧洲生活点滴, 在 [ 人海欧洲 ]

点击以往文章回看,篇篇记录不同时间不同地点风景、心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