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这版最"不正经"《魔笛》可能是最合适的歌剧入门级作品?

界面 2020-02-21 06:31:18

在大部分国内观众的印象里,观赏歌剧,尤其是古典歌剧是一件严肃、郑重的活动。但7月21到23日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上演的歌剧《魔笛》打破了所有到场观众的想象——古典歌剧还可以这样!像一部会唱歌的暗黑童话绘本,情节天马行空,画风光怪陆离,伴着精妙华丽的旋律一页页展开。

本期“一面|当我们看《魔笛》时我们在看什么”展示了这场魔法的台前幕后。


作者 | 张亚婷

制片 | 程冉子

出品 | 一面娱乐


《魔笛》是莫扎特最具有代表性的德语歌剧之一,在今天也是世界各地歌剧院的常演剧目,但1791年9月30日,当《魔笛》在维也纳郊外的狄亚·维登剧院首演,并由莫扎特亲自指挥,却没有获得多么热烈的欢迎,一是因为当时的演出条件简陋,不仅没有豪华的舞美、服装,就连乐器都只能有什么用什么,二来,尽管现在《魔笛》已经是德语歌剧的代表性作品,但在意大利语在歌剧界一统江湖的时代,连德国人自己都觉得德语难听,不是适合歌剧的语言,但天才的莫扎特将源自德国民间的说唱剧升华为歌剧,并融合了十八世纪以前德、奥、意、法、捷等国家的民间音乐,仿佛是与正统歌剧的“对抗”。

《魔笛》从1791年至今已经有过十五个版本,这次天桥艺术中心上演的《魔笛》是由柏林喜歌剧院与英国1927剧团共同制作的,最有别于传统歌剧的是地方在于全剧所有的背景都通过投影到舞台上的手绘动画展现的。

传统歌剧为了给观众营造更多的代入感,常在舞台上搭建庞大又繁复的舞美,通过实体道具的移动变换配合灯光来完成场景切换,但是柏林喜歌剧院版《魔笛》的舞台上有且只有一块硕大的白板,白板上有6块可以旋转的活动门板让人不明所以,只有当场灯熄灭,现场音乐响起,活动门板旋转,演员现身,《魔笛》中光怪陆离的魔法世界才开始展现:笛子可以在空中漂浮,花儿可以在慢镜头中缓缓绽放,大象漂浮在鸡尾酒杯上,捕鸟人帕帕季诺会让鸟儿在他身旁飞翔嬉戏……

仔细看可以看到演员身后的门板

《魔笛》根据童话故事改编,讲述了王子塔米诺在深山中遇到巨蟒,幸得夜后的侍女出手搭救。夜后希望塔米诺能与捕鸟人帕帕基诺到祭司萨拉斯托的神殿就出公主帕米娜,并且送给两人可以克服万难的魔笛。两人到了神殿才发现夜后其实是黑暗邪恶的势力,祭司是为了保护公主才把她从母亲身边带走的,经过一连串的试炼,塔米诺与帕米娜最终在一起了。

夜后

也正因为《魔笛》故事本身携带的超现实基因,所以才有了柏林喜哥剧院和英国1927的碰撞。早在2010年,柏林喜歌剧院的艺术总监巴里·科斯基就想要制作一个新版的,不一样的《魔笛》。当他看到英国1927剧团制作第一部剧《在恶魔与深蓝色的海之间》,他从这种表演方式中找到了灵感。因为《魔笛》本身就是一部非常有画面感、天马行空的作品,传统的舞台布景其实是很难表现这种特质,科斯基想,如果运用新的多媒体技术,用动画来制作的背景,是不是反而会有惊喜?而最终的效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出色。

英国1927剧团是英国戏剧新锐的佼佼者,伦敦著名新维克剧院的驻院剧团,擅长以黑色幽默针砭时弊,作品以戏剧、电影、动漫和音乐的完美混搭创造出电影般的魔幻效果,曾横扫爱丁堡艺穗节4项大奖,并获纽约戏剧协会奖和澳大利亚绿屋奖提名,他们的作品《上街的动物和孩子们》、《机器人魔像》都曾来过中国。

《泰晤士报》称他们为令人震惊的天才,《卫报》曾评论他们是“俄罗斯绘画大师亚历山大·罗德琴科和美国导演蒂姆·波顿、英国文豪查尔斯·狄更斯和德国导演佛列兹·朗、二十世纪初无声电影和二十一世纪漫画小说的结合,让人惊掉下巴的睿智,对社会问题的前瞻性寓言” ,美国《先驱报》评价他们的演出风格是,”集卡巴莱歌舞、无声电影、黑色幽默和罗尔德·达尔式冷酷于一身”。

剧评人陈然认为,”1927作为一个优秀的剧团,他们与柏林喜歌剧院的合作却不是接个活儿的甲方乙方状态。很多时候,我们看到影像只是演出的布景,一种便于巡演的策略,而在《魔笛》中,影像还深刻影响到了表演方式,呈现为一种平面化、默剧式的表演。这与以往传统的舞台表演大相径庭,与《魔笛》整部戏的音乐、戏剧风格却是完美契合的。“

看过的观众几乎都盛赞了1927剧团的工作。一位观众表示她很喜欢1927剧团手绘插画风的动画把邪恶,欢喜的情绪物化,把水火的意象拟人化的创意,也喜欢默片式的叙事手法和表演风格。

评论来自豆瓣

《魔笛》的导演托比亚斯(Tobias Ribitzk)表示,“英国1927剧团天马行空的思想与这部剧荒诞的剧情和超现实主义不谋而合”。和英国1927剧团的合作使得《魔笛》原作中“荒诞、矛盾,幻想、魔法和超现实主义”的故事元素和音乐精神得以保存。

可以说,英国1927剧团对于《魔笛》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技术手段不仅仅使得演出可以在数秒钟内更换一个场景,创造出一个幻境,还直接影响了演出的叙事。

《魔笛》的歌剧之所以能够呈现出一种默片气质,因为1927剧团自己的创作就深受德国20年代的默片影响。《魔笛》原本有大量的插科打诨的对白,在这一版本中,这些对白是由演员的眼神、肢体动作和字幕综合展现出来。

歌剧总监菲利普·布勒金斯告诉界面娱乐,“平常制作一个歌剧,歌剧的对白总是很长,对于观众来说,这会有一点无聊,对于歌唱家来说也是一个比较艰难的部分。因为他们在唱歌的时候会用美声,讲话的时候也会带着这种美声的腔调。所以对他们来说想要自然的讲话是比较困难的。1927剧团以动画的形式代替演员叙事,对于观众来说很适用,可以让他们觉得非常地入戏。”

而对于演员来说,为了配合作品的默片风格,最直观的改变就是他们的脸被全部涂白了,比如“捕鸟人”帕帕基诺就酷似”冷面笑将”巴斯特·基顿。最大的挑战则是,他们必须站着不动唱歌了。

由于1927剧团独特的舞台设计,所以画面都是投影在舞台的多媒体投影幕墙上,所以剧中所有的歌唱演员都是站在一块窄小的板子上歌唱的,可移动空间大概只有10-20厘米,上层的板子高达6米,在上层演员身上还要绑着安全带,在几乎一动不能动的状态下唱出华丽的咏叹调。不过梅尔霍夫说,“我曾听过这样一句话。一位好的歌剧演员,无论以什么样的姿态歌唱,都能唱出天籁之音。我觉得这话有80%是对的吧。”

但这样一场演出也票价不菲,据票务网站公布的信息,《魔笛》的票价从180到2080元不等,而近期在北京演出的歌剧票价最高均在千元以内,如国家大剧院原创歌剧《骆驼祥子》、《金沙江畔》等单张票价最高880元。2080元的最高价位已经罕见,天桥艺术中心还推出了4699元套票,除了包含两张2080元的演出票以为,还有两场歌剧讲座,以及后台探班等活动。

但据天桥艺术中心的项目负责人告诉界面娱乐,《魔笛》的门票销售率达9成,可是即便如此,该项目还是无法收回成本,之所以这样还要引进《魔笛》,一方面看重了柏林喜歌剧院的国际声誉,该剧院曾在2007、2013年两度被德国权威音乐杂志《歌剧世界》评选为“年度歌剧院”,天桥艺术中心希望以此为契机打造品牌,后续引进柏林喜歌剧院的更多优秀作品。另一方面,天桥艺术中心项目经理认为:“这一版《魔笛》拉近了歌剧与观众的距离,可以让更多的人接受歌剧,爱上歌剧。”

根据道略演艺产业研究中心初步统计,2016年歌剧演出共吸引观众32万人次,增长6.7%,稍低于近5年全国歌剧演出观众数量年均增长的8.1%。虽然创下歌剧观看歌剧演出的人数新高,但相对于话剧、音乐剧、音乐会等演出,歌剧观众还是微乎其微。

其实,“没人看歌剧”不仅在中国是如此,在欧美也是如此。只不过,如果说歌剧在国内能勉强称得上“方兴未艾”的话,在欧美则是“日薄西山”。据新华社报道,2014年,在意大利13个主要歌剧院中,约有8个处于亏损状态,其中,罗马歌剧院负债4000万欧元。

同时,歌剧观众正呈老龄化趋势。美国大都会歌剧院院长彼得·盖博(Peter Gelb)曾说过:“长达五年,来Met看歌剧的观众平均年龄是60-65岁——对于一个歌剧院的经营者,当你发现你的观众群体几乎全是一条腿都已经迈进棺材了的人的时候,你知道,你的麻烦来了。”

据统计,美国大都会歌剧院(以下简称Met)从2002年开始,票房收入不断下滑,受众基本在60岁左右,且平均年龄还在增加。旧金山歌剧院艺术总监大卫·高克利说,在美国,歌剧的市场推广难度越来越大,受众群体的年龄差距也比二三十年前大得多。

由此可见,培养歌剧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是全世界共同面临的问题。

而盖博则率先尝试通过影院做歌剧高清直播。很巧的是,Met第一部高清直播的歌剧也是《魔笛》,当然是Met自己的版本。全美的观众第一次得以跟歌剧院里的观众一样共同获得了观赏歌剧演出的体验,而且票价低廉,观众可以打扮休闲,姿态惬意。

2006年美国大都会歌剧院版《魔笛》

此外,高清摄影机使得影院里的观众不但能看清演员们的面部表情细节,在中场休息时,摄影机还会来到幕后,拍摄演员们被采访的片段和舞台置景的搭建过程,以及演员在后台的换装、化妆造型的过程。Met的第一次高清直播共有30万人观影,330万美元入账。尽管由于直播人员和设备的持续投入,使得Met整个音乐季亏损了超过3千万美元,还招致了保守的投资人、剧评人及歌剧爱好者的批评,但盖博还是决定继续投资该项目。第二年总共有8部歌剧在600个影院,23个国家直播,售出920万张门票,至此该项目已经告别了亏损。直至2010-2011年音乐季,一共有12部歌剧得以同步直播于46个国家的1500家影院,一共卖出了3000万张电影票,产生了1.1亿美元的收益。

之后,英国皇家歌剧院、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等欧美主流剧院,也都纷纷效仿,尝试用数字技术拍摄舞台演出,拓展年轻观众。“歌剧”这项一直高居鄙视链顶端的艺术形式也不得不先降低观赏门槛,以更平易近人的姿态,拓展发行方式,先培养起观众的观赏习惯,再反哺剧院。这同样也是话剧、音乐剧目前常用的一种推广方式。一方面扩大发行渠道,拓宽盈利模式,更重要的是培养观众。

而在国内,或许正是因为大众没有观赏歌剧的传统,一切都要从头培养,而歌剧又是有一定欣赏门槛的艺术,需要观众有一定的文学和艺术修养才能理解,比如知名歌剧经典《浮士德》、《奥赛罗》等,在演绎的时候自然可以忽略很多背景文化的介绍,因为西方观众可以理解,但对于中国观众来说,如果对原作毫无了解,可能会对观赏造成障碍。而《魔笛》是根据童话故事改编,本身已经降低了理解难度,柏林喜歌剧院版的《魔笛》又是最不像歌剧的一版歌剧,或许的确是一款合适的“入门级”歌剧作品。

尽管歌剧在中国的传播道阻且长,但有一个现象让欧美其他国家都非常羡慕,那就是中国的歌剧观众整体年轻,以至于有观点认为“21世纪歌剧的中心在中国”,但现在就开始争夺中心还为时尚在,不如先效仿话剧、音乐剧的传播方式把观众培养起来吧。

· END ·


▽点击“阅读原文” 下载界面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