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剧演员性别界限逐渐模糊,男女反串不再称奇

乐队街 2020-09-04 15:57:00



歌剧演员性别界限逐渐模糊

男女反串不再称奇

原文作者 / Vanessa Thorpe

翻译 / 沈宇翼



当今世界歌剧界,选角方面的性别界限正逐渐模糊,对于演员不同年龄段造成的嗓音变化有了全新认识,尤其对于知名的女性歌剧演员而言,前景将更加明朗。

本月,英国国家歌剧院即将上演《费加罗的婚礼》,目前正在排演中,露西·克洛(Lucy Crowe)是主演之一。克洛原是轻型抒情女高音,属传统意义上清亮明丽的年轻音色。她表示“见到这方面的规则在松动,应该说是件可喜的事。生完孩子之后,我的音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克洛现年39岁,她在逐步尝试从未接触过的领域——出演罗西娜伯爵夫人这一类更有力量的戏剧女高音角色。

歌剧《费加罗的婚礼》场景


“原来我的音色属清润型,而生了孩子之后音色更有气势,肯定是与从前不同了。对此我感到很兴奋,因为戏路更宽了,可以演唱的剧目和角色类型更多了。我依然会演绎亨德尔和珀塞尔的作品,但同时我也可以尝试更多戏剧女高音类的角色。我很享受这个探索的过程。”

她说:“这种嗓音上的变化是无法控制的,还是要顺其自然。如果大家对此的宽容度越来越高,那的确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每位歌剧演员都有自己不同的特质。我十几岁的时候,音域很低,而之后我成了女高音。去年生育了一个孩子后,我的音域变高,音色也更有力量了。这其中的变化甚至和精力是否充沛也有关系。”

在去年上演的《唐乔凡尼》中,露西·克洛(右)饰演唐娜·埃尔维拉

摄影 / Robbie Jack/Corbis(盖蒂图片社)


谁说普契尼的《今夜无人入眠》一定要男性才能演唱呢?假如一位歌剧女高音的音域随着生育或年龄增长而下降,完全可以选择唱低一个八度,比如唱男高音。

英国歌剧杂志《歌剧正当时》(Opera Now)编辑阿什·可汗德卡(Ash Khandekar)表示,此类跨性别的角色类型转换,接受度也逐步在提升中。其实一直以来,音色偏低沉的女性歌剧演员,例如女中音或女低音,是会被安排出演一些常演剧目中“马裤角色”的,即反串角色,如莫扎特《费加罗的婚礼》中的凯鲁比诺,或理查·斯特劳斯《玫瑰骑士》中的奥克塔文。这也称得上是一个传统,由来已久。而如今,不少女性歌剧演员,无论是专业的,还是献唱于业余歌剧团体或唱诗班,都在尝试利用这一界限模糊的传统,为自己争取更长的职业生涯。


最初,这类跨性别的角色反串始于教堂及业余唱诗班,系演唱男高音角色的男演员紧缺而做的无奈之举。以美国为例,作家罗伯塔·赫汉森(Roberta Hershenson)同时也参加业余合唱团的演唱,几年前开始尝试演绎男高音角色。她曾在《纽约时报》中写道:“我参加的合唱团有200位成员,其中至少有10位女性演唱男高音角色,多数与男性唱得一样好。尽管不是所有指挥都接受反串,但至少有一部分指挥愿意启用女性演员担任男高音作为补台。”

另一方面,位于英国苏塞克斯郡的格林德伯恩歌剧节学院,前不久刚完成一位变性歌剧演员的训练课程。这位特别的歌剧演员名为霍尔登·玛达盖姆(Holden Madagame),现年27岁,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学院帮助这位极有天赋的演员开发训练全新的声区,摆脱出生时女性的发声特质,从女中音调整至男高音的音域。“我能够感觉到,逐年累月,我的音域和音色愈发稳定。我明白自己的声音需要时间来适应自己改变后的声带和身体。”玛达盖姆去年秋天这样说过。


      看歌剧舞台的现实,女演员米歇尔·菲尔利(Michelle Fairley)正在伦敦桥剧院上演的《凯撒大帝》中饰演罗马的男性叛臣卡修斯;去年英国国家剧院上演的《第十二夜》中,通常由男性出演的喜剧角色马伏里奥,是由女演员塔姆辛·格雷格(Tamsin Greig)出演的,同样赢得了赞美。

音色低沉的女性歌剧演员正在发出呼吁,或许将来有一日,指挥愿意考虑选择女性担任重要的男性角色,譬如《波西米亚人》里的鲁道夫,或是《茶花女》中的阿尔弗雷德。如今很多女性歌剧演员如同克洛一样,不再排斥自己因生育或年龄增长而产生的声音变化。即将与克洛同台演出《费加罗的婚礼》的女高音里安·洛伊斯(Rhian Lois)在怀孕之后,音高也经历了变化。洛伊斯今年31岁,在剧中将演绎女仆苏珊娜,与克洛有一段二重唱。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乐队街》

转载请注明原出处及作者署名!




长按上图中的二维码可关注本公众号


所刊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