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花花》:中国歌剧发展新样态

唐潮乐坊 2020-02-13 07:02:11

  《兰花花》是北京国家大剧院倾力打造的中国原创歌剧,于10 月初首次与观众见面。它以浓郁中国特色的民间故事,典型的意大利歌剧艺术表现手法,新颖别致的艺术效果,展现了中国歌剧在近百年的历史探索中的新思考,展现了戏剧舞台艺术在当下发展语境中的中西融合的新样态。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说,音乐是歌剧诸多元素中的核心与基础。

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与作曲家张千一在商讨《兰花花》细节

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与作曲家张千一在观赏《兰花花》首演


一、以音乐承载戏剧


运用陕北民歌《兰花花》《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等极具地域标识的素材,歌剧音乐承载了以民间流传的姬延玲的凄美爱情故事发展而成的《兰花花》,并以国际语法的歌剧音乐表现形态,承载了戏剧的大开大合。

序曲中展现的故事背景


音乐以渐进手法而逐层展开戏剧,第一阶段是用于呈示各色人物的亮相,从兰花花与外乡的赶脚人骆驼子幽会谷子地开始述起,直至恋情为人所知、所议,各色人物逐一亮相,音乐风格以抒情为主;第二阶段是因怀孕后而使戏剧矛盾骤然升级——父亲因害怕丢脸而愤怒,周老爷因看到有机可乘而使奸,音乐以叙事为主;第三阶段是兰花花迫于保全腹子的无奈而隐忍嫁于周老爷家的赶羊倌,在洞房之夜将原委告知看似傻样的赶羊,拒绝周老爷后使其气急败坏,音乐在对唱、重唱中逐渐展现其戏剧张力;第四阶段是颜面尽失的周老爷聚集众乡亲“揭露”兰花花的“丑相”,致使羊倌气走、兰父气死,但他仍不顾乡亲们求情,执意要赶走进而逼死了兰花花,她最后的十四度音程大跳是推动戏剧高潮的重要筹码。

创演团队签名海报


具有世界通识效能的艺术元素音乐,在剧中以唱段而展现了人物关系,并在领起、转折、衍展故事情节中起到了铺陈之效,如赋格段的序曲、二三慕间的连接、每个唱段前后的器乐段等;而戏剧矛盾氛围的营造更是直接来自于富有音乐张力的合唱及器乐段,如乡民合唱《延安府临镇川谁不知道》。尤其还因戏剧发展之需而加入的媒婆、村民甲乙丙丁等人物,都是基于增加音乐转折的歌剧呈现之需。

作曲张千一


二、以音乐塑造人物形象


《兰花花》以逐层展开的音乐手法,塑造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将具有“一十三省”之美的兰花花塑造成一个由单纯到斗争再到绝望的丰满的戏剧人物,它以陕北民歌素材为基础,更多地引入国际化的现代音乐语言,使得歌剧中的兰花花不再囿于地域性格范畴,而具有了国际化的音乐之态。

编剧赵大鸣、导演陈薪怡、作曲张千一


这种开放的音乐观念也表现在其他人物形象的塑造上。如利用良俗公德粉饰下的封建礼教而作威、使诈且是悲剧始作俑者的周老爷,作为乡规民俗拥护者和受害者且不经意间成了恶势力帮凶的兰花花“大”,作为道统受害者的赶羊倌和骆驼子,作为乡约的拥护者、兰花花爱情的闲议者、同情者的众乡亲及媒婆等,均在个性音乐的基础上,以特定音乐素材而塑造了个性鲜明的剧中形象,还在剧中不同时段以音乐的转变而实现其性格变化。

作曲张千一、指挥张国勇、导演陈薪伊在排练现场


三、以音乐展现歌剧特色


《兰花花》的音乐除了继承传统手法外,其特色则在于大胆创新。表现在:加强复调的多声部运用而集中音乐形象的呈现,融入更多的无调性手法而凸显戏剧性张力,运用整体化音乐构建而顺应现代歌剧的趋势,运用主导动机贯穿而聚拢音乐的统一,中国戏曲唱腔的借鉴在宣叙调、“叠部”及高潮处的巧妙设计等,这是作曲家张千一在文化自信语境下走向国际进程中的新样态。

作曲与导演斟酌细节


歌剧特色还表现为音乐新奇独特手法上。一是复调思维的大量运用,其“序”中通篇以赋格技法谋篇布局,这在中国歌剧音乐创作中较为鲜见;二是“叠部”的特殊作用,如群众合唱《延安府临镇川谁不知道》采用声部交错及无调性器乐相伴对戏剧张力的呈示与推展具有奇特效果,爱情二重唱《圆圆的月亮》以不同的形态展现戏剧的情境;三是咏叹调的奇巧构思,陕北民歌素材所构建的兰花花咏叹调《抬头生死两茫茫》、周老爷《自从那一天》、兰花花大《咋办哪》、赶羊的《人群里我就是只羊》都有极高的演唱技术难度,是歌剧奇巧构思之体现,也因民歌主题素材的巧妙融入而成为歌剧标识性的物化象征;四是对中外音乐结构的充分观照,中国的渐变性原则与西方的再现原则协调发展,剧末完整呈现的“兰花花”民歌素材合唱既是歌剧渐变原则的推展终点,也是拱形结构的再现亮点,歌剧中还有很多此类经由逐层发展而最后才完整呈现的特色唱段,“国际标准”与“中国风格”协同并置。


歌剧《兰花花》是对黄土地的赞歌


四、以音乐综合多元艺术之美


  在多元艺术美的歌剧舞台呈现中,《兰花花》以音乐为中心而综合其它。在导演陈薪伊的全面协调下,音乐除了呈现剧本内容外,还对戏剧呈现的逻辑层次予以宏观规划,舞美的虚实景结合是融合中西舞美之法,服饰造型的地域性特色以物化形态显现,灯光的虚实结合也体现了中外手法融合,它们均以凸显音乐为中心,统筹与细微兼顾,粗犷为婉约相济。

   

  由是观之,多元艺术手法综合为之,从而使《兰花花》在民族元素基础上再扩新姿,再展新态,更适于世界歌剧舞台新需求,它是中国歌剧近年来走向国际、展现艺术文化创作自信的新样态。



谢幕中的美好瞬间


在排练中斟酌细节


后台也精彩


新闻发布会现场作曲家张千一介绍歌剧音乐的创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