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多国歌剧院生存维艰,拿什么拯救歌剧?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 2021-04-05 13:16:51

歌剧较之其他戏剧不同的是,歌剧演出更看重歌唱和歌手的传统声乐技巧等音乐元素,且不同于音乐剧和话剧的直白,难懂是歌剧的最大特征。在业内人士看来,歌剧归根结底表现的是“人”的故事,让受众喜欢首先要让大家理解它,只要对题材有了基本的了解,对它的音乐有所熟悉,从形式到内容,接受起来都不是太大的障碍。

暑期档已至,各路音乐剧、话剧纷纷出炉,往往要提前很久才能订到一张票,一些热门的文艺演出更是一票难求,国内文艺演出市场蒸蒸日上。然而,与大趋势格格不入的是,歌剧正面临生存尴尬。

在近日中国国家大剧院举办的2015世界歌剧院发展论坛上,全球多国的歌剧院经营者及艺术家表示,近年来,多家歌剧院经营举步维艰,受众群体持续萎缩,歌剧艺术发展呈现低迷态势。


难懂是硬伤

歌剧是一门融合音乐、戏剧、文学、舞蹈、舞台美术为一体、有着400多年历史的古老艺术,最早可追溯到古希腊时期的悲剧。

20世纪,西方歌剧进入中国。歌剧较之其他戏剧不同的是,歌剧演出更看重歌唱和歌手的传统声乐技巧等音乐元素,且不同于音乐剧和话剧的直白,歌剧所体现的中西文化差异更加明显,难懂是歌剧的最大特征。

“歌剧对普通观众来说实在太枯燥、太难懂了。”文艺爱好者张青青表示,平日的他十分喜欢看各类音乐剧和话剧,赖声川的话剧更是一部也未落下,而他也逐渐关注音乐剧,拓展自己的兴趣爱好。“如今上海暑期的文艺类节目很多,从音乐剧到芭蕾舞,我喜欢看不同的演出,增长不同的知识。”但说到歌剧,张青流露出了纠结的神色,“太难懂了,很难喜欢上。如果说原版音乐剧是英语听不太懂,但通过他的形体动作你便能猜出一二,但歌剧是纯演唱,听不懂意大利语的话,就太枯燥了。”

张青青的话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如今中国歌剧市场的一个现状:没多少人看,也没多少人演。

2014年,因为有北京国际音乐节和近7年来大力推动歌剧的国家大剧院这两座歌剧“堡垒”,北京的歌剧舞台上高质量的新制作乃至原创新作品数量称得上“鹤立鸡群”。后起的天津大剧院这两年以“有歌剧的城市“作为口号,开始大量引进并且自己制作歌剧,如波兰波罗的海歌剧院歌剧《居里夫人》、自制巴托克歌剧《蓝胡子公爵的城堡》、莫斯科斯坦尼斯卡夫斯基和涅米罗维奇·丹钦科模范音乐剧院歌剧《战争与和平》、易卜生国际与天津大剧院联合制作歌剧《娜拉》、天津歌剧舞剧院歌剧——天津卫版《茶花女》,共5部歌剧14场。

《战争与和平》

《居里夫人》

但上海和广州的表现就不尽如人意了:上海大剧院的“年度歌剧”仅有一部——与伦敦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联合推出的科文特“谷歌3D地图版”普契尼《曼侬-莱斯库》共3场,以及《卡门》《燕子之歌》《一江春水》《奔月》4部共9场外邀剧目;而广州大剧院的“年度歌剧”则是一部由指挥大师丹尼尔·奥伦执棒的比才《卡门》。

中央歌剧院院长俞峰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十几年来,可以说歌剧一直处于比较低迷的状态。目前,中国歌剧的创作远没有达到繁荣的程度。要为更多观众所接受,还需要一个过程。一些外来因素造成了中国人审美上的隔阂,比如复杂的地名、人名,像《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等。外国歌剧中人名的简化问题仍需考虑。另外,西方的经典剧目,比如19世纪现实主义歌剧,距离现在长达百年的时间跨度也增加了理解的难度。

欧美也在亏

而令人担忧的是,这种低迷的态势不仅在中国出现,在起源地欧洲,歌剧产业也处于日薄西山的尴尬境地。

据新华社报道,2014年,在意大利13个主要歌剧院中,约有8个处于亏损状态,其中,罗马歌剧院负债4000万欧元。

上海大剧院院长张哲表示,去欧美调研后发现,面对高昂的制作成本感觉压力很大,30年来制作同一部歌剧的成本增加了10倍,剧院经营资金自有收入难以与大笔支出取得平衡,演出收入与运营支出的缺口越来越大。

“歌剧这种艺术形式一方面受经济低迷的大环境影响而苦苦挣扎,另一方面也面对观众减少的尴尬局面。例如意大利,虽是歌剧起源地,有着久远的歌剧历史,但意大利人观看歌剧的兴趣正在减弱。”歌剧《歌女乔康达》的意大利籍导演皮尔·路易吉·皮兹说。

同时,歌剧观众正呈老龄化趋势。据统计,美国大都会歌剧院从2002年开始,票房收入不断下滑,受众基本在60岁左右,且平均年龄还在增加。旧金山歌剧院艺术总监大卫·高克利说,在美国,歌剧的市场推广难度越来越大,受众群体的年龄差距也比二三十年前大得多。

长期以来,歌剧演出投资大、周期长,而观众对歌剧的关注度相对较低,导致歌剧演出处于“不演不赔、少演少赔、多演多赔”的艰难处境。

更糟糕的是,由于经济不景气,近年来,欧洲政府给予歌剧院的补贴在逐渐缩减,美国歌剧院赖以为生的捐助基金也在不断缩水。在现金严重短缺时期,多座欧美歌剧院开始削减开支,并取消了演出季的部分节目,一些尚能维持的歌剧院也在逐渐减少新创歌剧的数量,主要复排经典歌剧。

“只能说,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美国纽约一家歌剧院的工作人员这样认为。

为了拓展受众群体,剧院此前往往会巡演,以公共服务的方式获得商业合作。但有专家指出,目前巡演花费过高,几乎不可行。例如旧金山歌剧院之前去日本巡演花费可能是平时演出的23倍。“剧场租金、物流费用、市场推广、办理签证和工作证、请客座明星等都需要付钱。有时客座明星在巡演中的报酬比平时更高。”上述歌剧院工作人士说。

靠电影突围?

“以前,歌剧界流行着一句话:‘导演更猖狂,舞美更嚣张’。”上述歌剧院人士说,不少歌剧追求大投资、大制作、大场面的演出效果,投资1000多万的歌剧,一半额度都用在舞美上,导致演出时形式大于内容,演员的情感、利益驱动无法牵动观众的心,甚至出现“台上演员悲恸抹泪,台下观众无动于衷”的尴尬场景。戏要抓人、生动,人物性格鲜明,矛盾纠葛推动情节发展,这样观众才爱看。“凡是漠视观众的剧作家必被观众漠视”。

在俞峰看来,歌剧归根结底表现的是“人”的故事,让受众喜欢首先要让大家理解它,只要对题材有了基本的了解,对它的音乐有所熟悉,从形式到内容,接受起来都不是太大的障碍。

那么,如何让受众理解歌剧,让歌剧变得有趣味?歌剧电影也许是个不错的突破口。

2014年,国家大剧院歌剧电影《图兰朵》在北京举行了全球首映,该剧不仅将歌剧从舞台延伸到了大银幕上,更让舞台表演艺术牵手数字传播技术,展现了中国表演艺术创新的生机与活力。

事实上,欧美国家很早就开始了歌剧电影的拍摄,并不断利用新科技促进其发展。

2006年底,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拉开了高清歌剧转播的序幕,这样一种影院直播模式被英国皇家歌剧院、莫斯科大剧院、柏林爱乐甚至老牌的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等艺坛巨擘纷纷效仿,涉及的艺术门类也延伸至舞蹈、歌剧、话剧、音乐会等多种形式,在电影院观看舞台艺术已成潮流。英国皇家歌剧院更于近年开始了3D歌剧电影制作的尝试。“歌剧影院把小众艺术拉进大众传播通道,拓展歌剧观众群。此外,歌剧电影相对商业大片而言,具有成本低、风险小的特点,这也是电影发行公司看重的优势。”上述剧院人士说。

据大都会歌剧院总经理皮特·盖尔博介绍,其高清转播为大都会歌剧院带来的效益远高于预期,买票进影院的全球观演人数也比项目启动初期增加了4倍,观众的平均年龄更从65岁降至59岁。

而在英国,通过影院放映的芭蕾舞剧《爱丽丝梦游仙境》吸引了4万观众;歌剧《纳布科》吸引了3.5万观众;芭蕾舞剧《胡桃夹子》更超越《007天幕危机》位居全英票房第二位,仅次于《霍比特人》。并且,电影放映也未影响舞台演出的票房收入。据英国《舞台》杂志报道,电影《悲惨世界》的广获好评反而带动了剧院同名剧目的票房销售,激发出年轻观众对于剧场演出的兴趣。

当然,歌剧电影对于歌剧产业的推广有限,发扬歌剧产业更多的还是要从创作本身出发。俞峰指出,创作是艺术市场的“发动机”。创作繁荣才能产出精品。现在,很多艺术团体的创作室“名存实亡”,首先应恢复创作室,让作曲家自主、自愿地创作。

(来源:国际金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