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赫给我们灵性,贝多芬给我们人性

青年音乐手册 2019-05-05 04:03:23

索科洛夫演出实况(巴赫,贝多芬,舒伯特)


    自从上次在有关上海匮乏室内乐演奏的博文里提到了贝多芬的大赋格后,最近我又听了不少晚期贝多芬和巴赫的大提琴和钢琴作品,感觉到贝多芬晚年应该有强烈的“巴赫情结”。

    贝多芬在交响乐,协奏曲,钢琴奏鸣曲,和弦乐四重奏这几种古典派作曲家的看家的作曲形式上,已被公认超越了海顿和莫扎特等古典派的集大成者。但在他生命最后的几年里,他可能越来越感觉到自己唯一没有超越的作曲家反而是巴洛克时期的巴赫(也许也有部分的亨德尔),尤其是巴赫将多个不同的旋律自然,优雅而和谐地编织在一起的能力。


    用和声将多个旋律(调子)和谐地编织在一起被称为复调或对位法,是所有音乐尤其是古典音乐的创作基础,是作曲家最基本的功力。巴赫音乐里动听,匀称而精致的复调结构对所有作曲家来说几乎是一座无法逾越的顶峰。它其中旋律之间的某些关系是对应于数学里的几种变换的,所以是感性和理性最完美的结合。

    很多伟大的作曲家都尝试过攀登这座高峰,这包括海顿,莫扎特,肖斯塔科维奇,勃拉姆斯,肖邦,舒曼,门德尔松,布鲁克纳等等。耐听的爵士乐往往也是一种即兴的复调曲。优秀的流行歌曲家如Irving Berlin, 格什温到披头士都写过复调的歌曲。

    在贝多芬晚年的主要作品里,你几乎到处都可以看到复调的主要表现形式之一赋格的影子。例如,晚期的几首弦乐四重奏,第九交响曲,第29,31和32钢琴奏鸣曲,和Op.102的大提琴奏鸣曲里都有复杂或多旋律的赋格曲。

    更有意思的是,贝多芬晚期最重要的作品包括Diabelli 33首钢琴变奏曲和庄严弥撒,贝多芬以前从来没有写过这种类型的作品。他很明显地想让这两部作品和巴赫最伟大的作品中的两部,哥德堡32首变奏曲和B小调弥撒,直接来比美。这些作品里都包含了极为丰富的对位复调结构(我在哥德堡变奏曲的逻辑结构一文里曾讲过其复调结构中的另一种形式:卡农曲)。贝多芬晚年的大赋格四重奏也可以看成是和巴赫最复杂的赋格曲,“赋格的艺术”,的一种对应和挑战。

    两位音乐巨人的PK的结果任何呢?读者可以自己去听,音乐本来就是一个见仁见智的东西。但我猜大多数人会觉得贝多芬的复调作品没有巴赫的自然优美而和谐。

    写复调最难的就是将几个同时在横向前进的旋律在纵向里也和谐起来。巴赫可以将四部甚至四部以上美丽而不同的旋律在纵向里互相成为和声,没有其它的作曲家能做到这点,包括贝多芬。这就是巴赫最为神奇的地方。

    贝多芬古典风格的赋格中有些地方似乎没有用和声,所以是不太和谐的,有很多刺耳的声音,最近甚至听人说是神经错乱的。


    这是因为贝多芬的功夫不如巴赫,还是他有意地作出不和谐的赋格呢?我觉得都有可能。在他不和谐的赋格里有粗犷和原始的激情,甚至近乎于暴力。大赋格的疯狂和大提琴奏鸣曲里赋格曲的粗野是我们在尽善尽美的巴赫赋格里感受不到的,是非常刺激的。这也许更象是贝多芬的本意。 

    总之,巴赫和贝多芬的赋格曲都是他们音乐中最精华的一部分,巴赫的赋格让我们感恩,贝多芬的赋格让我们疯狂;巴赫给我们灵性,贝多芬给我们人性,我都喜欢!我相信上帝也会原谅我偶尔的偏心的。



来源/古典音樂